网游之近战法师

游戏 | 蝴蝶蓝

主要讲述了一个超级武者却在学校当体育老师的顾飞,在学生推荐下玩起了网游,但却错误 ...

正文

首页 小说中心 A-AA+ 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手机

             

第一百一十七章 高手的寂寞

网游之近战法师 by 蝴蝶蓝

3-1 13:11

顾飞很谦虚地走上前,朝对方抱了抱拳说:“请!”

    这是顾飞他们这种专研功夫的在比武较量前才会行的旧式拳礼,网游玩家pk哪里还讲这个?对方盗贼鼻子里哼哼了一声,迈步也走了上来。

    手里没拿匕首,却是拎了一根木棍。

    盗贼在36级时所掌握的技能“闷棍”,顾名思义,就是手里必须拿根棍子才能施展。不过坦白来说,目前盗贼所拥有的技能组合,“闷棍”在单挑pk中并无实战价值。

    “闷棍”和“背刺”一样,是必须在敌人背后施展的技能。即便是“闷棍”成功施放了,接下来会选用的攻击技能,绝对还是伤害最大的“背刺”。这不完全是多此一举吗?有功夫使“闷棍”,直接来记“背刺”不是更加干净利落?

    所以你就必须研究玩家的心理。

    不用“背刺”会用“闷棍”的,多半都是有着轻敌以及显摆的心理。试想一个“闷棍”击晕对方五秒,然后好整以暇的擦擦皮靴,再掏出匕首来他一记“背刺”,那看着是多少的轻松写意?这等视pk如儿戏的豪情,就算别人体会不到,起码自己心里是爽的。

    此时这盗贼觉得被顾飞鄙视了,更是决心用这种多余的手法,来对顾飞进行一下反鄙视。

    顾飞的态度就严肃端正多了。默默地解下了背后的暗夜流光剑。

    “用剑?”盗贼心中暗自揣摩了一下。暗夜流光剑的光晕还是让人觉得非比寻常的,但盗贼用了两个鉴定术,也没踩出暗夜流光剑的属姓,也只能是心里犯嘀咕了。顾飞这时候已经不是初生菜鸟了,鉴定术也学过了,平时似模似样的用用,积累了一个月,现在也已经有8级。虽然在芸芸众玩家中也就是个中等水平,但总算不是一点鉴定防御都没有了。不至于被人一个鉴定术下来就全身清洁溜溜了。

    鉴定高阶的东西会比鉴定低阶的东西难,这是基本规律。所以几个鉴定术下来,顾飞的衣服和剑始终没被曝光,这绝不是偶然。

    “可以开始了吗?”对方半天不见动静,顾飞问了下。

    “来了!”此贼真是狡诈,一边回答顾飞,一边一个箭步就冲到顾飞跟前了。其实盗贼和法师pk很简单,就想法子尽快逼近身前,拿着匕首猛削行了。只要能缠着法师脱不开身,普通攻击都足以。

    但因为这贼拿得是棍子,非要用个闷棍不可,于是多了道工序,他需要先绕到顾飞身后。只见他箭步上来,跟着一个迂回,一个非常风搔快捷的走位,飘然闪至了顾飞身后。

    “反应太迟顿了!”盗贼得意地想着,觉得此战轻松之极。

    顾飞的确没反应,甚至拿在手上的剑都没抬。依然保持着双手拄剑戳在地上有造型,在盗贼飘到他身后的那一刻,他只是动了动嘴完成了一个吟唱:“抗拒火环,出!”

    “太迟了!”盗贼心里想着,完全不顾及法师这防御法术,照原定计划抡了他这一棍。

    “噗”一声响,是火环烧到这盗贼的声音,接着顾飞也是一个走位,朝斜侧里跨了两步。

    盗贼闷棍抡空,随即觉得身体那种生命逝出的空虚感未免有些太强烈了,一看hp,吓一大跳。再抬头,顾飞两步出去后顺势一个转身,正笑眯眯地望着他:“可以了吧?”

    盗贼张大了嘴半天没言语。

    观众们更是丈二摸不着头脑,不知这两人为啥突然就停下了。

    盗贼呆了半晌,这才回过神来。一言未发,默默地走回了本阵。

    顾飞收了抗拒火环,也回到众女当中。两方人马大眼瞪小眼,末了齐声问道:“干嘛啊?”

    那盗贼羞于开口,顾飞也只是淡淡地回了句:“打完了啊!”

    “打完了?”一堆人惊诧。

    “谁赢了?”这个是关键问题。

    盗贼苦着脸,顾飞笑了笑,答案不言而喻。

    “啥时候打了?”众人这才开始寻根问底。

    “你什么时候出手的?”女人群里的女人这样问顾飞。

    “你什么时候被打了?”男人帮里的男人这样问那盗贼。

    答案都是一样的:“没看到烧了一下吗?”

    “烧?抗拒火环?那也算烧?”大家反应也是一致的。

    “我血都红了!”盗贼面如土色。平行世界中生命正常显示为绿色,下降过半变黄色,降至十分之一变红色。一般血黄时就要考虑退路了,等血变红,那百分之九十已经难逃一死了。

    “不会吧?抗拒火环?烧一下血就红了?”有人不相信了。

    “你去让他烧下试试!”盗贼自己心里还纳闷这问题呢!苦于无法解释,心情很不好。

    对方开始疑惑地打量女人群:“不是有人在一旁使了手脚吧?”

    “喂!输了又想赖皮啊!”女人们反驳。虽然她们也很纳闷,但她们可是获胜方,顾飞又是自己人嘛,什么时候问都行,不急在这一时半刻的。

    “抗拒火环能把人的血烧红了,换你们谁相信?”对方说。

    众女虽然打心底里也都是不信的,但此时却众口一词:“我们都相信。”女人护起短来真的很可怕。

    众男顿时哑口无言,论pk男人们大多占了上乘。论吵嘴的话,呃,就是你能吵过女生,也会被指责为没风度,所以没必要在这方面上下苦功。

    这时就有壮士走出来了,指着顾飞说:“你烧我一下试试,我看能烧多少血。”

    众女鼓励顾飞:“烧他,烧他。”

    顾飞扫了他一眼说:“等会。”

    “干嘛?不敢了?还得找人和你一起演戏是吧?”对方得意,以为踩中顾飞尾巴了。

    “技能冷却。”顾飞同情地望着他,想不到这游戏里居然还有比自己还没网游常识的。

    此人惭愧地低下了头。

    过了会技能冷却结束,顾飞重新出阵。对方挺直了胸,大声说:“来吧,我看你烧多少。”同时警惕地打量众女:“谁也别想做手脚哦,我眼睛是雪亮的。”

    众女纷纷表示鄙视。

    “这场我赢了,明天你们也不许再来烦了。”顾飞觉得自己不能白白在这做秀。

    这人一怔,回头目光证求同伴的意见。

    几人略一交流,大度点头。

    “抗拒火环,出!”顾飞干脆利落,招出火环,冲到对方身前。那人还没反应过来,顾飞烧完退下,火环都收了。抗拒火环是持续耗蓝技能,对顾飞来说消耗挺大的。

    “怎样?”其他人紧张地询问。

    此人看了眼生命,大喜:“根本没红,连变黄都要差一点,你小子果然装神弄鬼。”

    其他人听他这话脸已经发白了,顾飞淡淡地说:“你生命高,又有魔防的话,当然烧不到红了。”心下嘀咕:这人果然比自己还没常识。

    这人倒不是真没常识,只是太过专注,忽视了这些客观存在的因素罢了。此时反应过来,也是受惊不小。正如顾飞所说,他是个偏体质战士,而且身上有带魔防的装备,能烧红一般盗贼的技能,在他身上也就这程度了。但作为抗拒火环来说,已经是变态到足够乍舌了。

    此人默默地退回队中,和伙伴们嘀咕。

    重生紫晶这边,一边欢庆着胜利,一边已经准备开始练级了。但左等右等,却看不出对方有要走的意思。落落讲话了:“各位,你们是不是已经可以离开了?”

    “离开?谁说我们要离开?”对面有人说。

    “赖皮,太赖皮了,怎么这么赖皮啊!”姑娘们指责。

    对方却是脸不红心不跳:“美女啊,这兄弟的意思这场也算比试,既然比试就要分个胜负,你们以为我们的人会在血都没黄的程度下就认输放弃比赛吗?”

    “狡辩!”

    “赖皮!”

    “无耻!”

    众女直嚷嚷,顾飞头都大了,连忙走出阵:“那就快出来吧,打完了事。”

    “没问题。”对面应道,刚才的战士重新出阵。

    经过短暂的会议研究,对方依然认定抗拒火环的伤害不可能有这种程度,思前想后,都觉得顾飞手中那极品剑可能是问题关键所在。而且多次鉴定依然不见这剑的属姓,让人更觉得玄奥。

    没人听说过有法术伤害的剑,更没人会想到此时的玩家手中出现如此超前的装备,最终讨论结果,众人一致认定:“他那个剑一定是带有一个大大强化了抗拒火环伤害的属姓,所以才显得有些变态。”

    “早知乘他刚才收了抗拒火环的时候我追上去,必胜啊!”那战士拍着大腿懊悔。

    “现在知道了,也不晚!”队中有人狡黠地笑道。在每个团体中,都必有这么一个狗头军师类的角色。

    “怎么?其他人望向他。”

    “抗拒火环和旋风斩的距离,你们觉得哪个更远一些?”此人说。

    众人顿时领悟精神。旋风斩这招不限武器,因此距离表现上非常灵活。越长的武器斩出的面积也就越大。只要别拿着匕首,用普通单手剑的话,那衍生出的旋风距离也在抗拒火环之上。

    “旋风斩下去,他还有命在吗?”那战士说。

    “管他呢?技能使出来就这样,她们也没规定不许用。”狗头军师说。

    “有理有理!”众人皆道。

    于是,就有了之前一幕。以并未认输为借口,提出了再来一场。

    “没事了,再来一场就来一场,很快的。”顾飞安抚了众女。

    战士出阵,手中重剑极力朝剑柄末梢握,据传这是扩大旋风斩距离的小窍门。

    顾飞战术照旧,吟唱招出抗拒火环,立刻主动朝战士靠去。

    其他人更觉顾飞只有这一招鲜了,否则哪有法师使出“抗拒火环”主动往人身上凑的打法?

    战士成竹在胸,气定神闲。但顾飞靠近速度之快却让他大为意外,连忙着急忙活地就把旋风斩甩出来了。

    但旋风斩那标志姓起手动作早入顾飞眼底,初看心下还一怔。因为他没想着对方会用到旋风斩。这招下去,法师八成当场毙命,和手下留情一说实在太矛盾。

    犹豫了一下,顾飞还以很高深的武学眼光和思维判断对方这一下会不会是吓唬他的虚招。一念之间,旋风席卷而至,姑娘群中传来阵阵尖叫。

    来真的!顾飞连忙举剑见缝插针一架,借力弹了出去。心头已是火起,对方这是摆明了不准备手下留情。要不是顾飞此时39级速度又有上升,朝30级时的出手速度,刚才那犹豫的一下已经要在这一招下栽跟头了。真是亏了自己这么老实,一直用抗拒火环让他们知难而退。

    “火球,射!”顾飞招了火球扔过去了。

    那战士对顾飞居然架开了旋风斩大为意外,对这个火球倒不以为然。

    在平行世界中,有一个叫“判定”的专用名词。

    相同或是不同的技能同时施展,发生接触,此时如何计算双方的伤害,就是由这个“判定”来定夺。

    比如普通攻击的一剑可以劈散火球,就可以说是普通攻击的“判定”在火球术之上。二者相撞,火球术的攻击接近无效化。

    当然判定规则并不这么简单,除了技能的数据以外,角色的属姓,攻击的速度,伤害的大小都可以影响判定结果。

    不过综合以上所有因素,战士的旋风斩无疑可以称上得是一个判定相当强的技能。

    所以顾飞这一火球并不是随便丢出的。

    和他防御旋风斩时时见缝插针的方式一个原理,顾飞这火球也是计算好时机,准备利用这微小的间隙突破旋风斩。从规则上来说,顾飞这种精确把握时机的方法,是企图回避了火球术与旋风斩之间的碰撞,这样就根本就不需要经历一次“判定”。

    遗憾的是火球最近还是被旋风斩劈散。

    顾飞精算之下,还是没能绕过“判定”,因为旋风斩所席卷产生的气流俨然也在判定规则之列,火球之弱,居然不敌这股气流,飞行刚致,立刻就被撕成碎片了。

    顾飞却不气馁,他突然间又萌生了另一念头,正准备再招火球,对方却停下手。

    这人眼看顾飞离得远,旋风斩已经不能砍到,自然不会继续傻转。看到顾飞被弹开后就已经收了抗拒火环,立时觉得这是个追击的好机会,连忙收了旋风斩,大步朝顾飞欺近身去。在他眼中,没有抗拒火环的顾飞只能是任其鱼肉。

    顾飞正准备再搞实验呢!对于他突然收了旋风斩感到十分遗憾。不过看他大步近身,倒也正合心意。不退反进,高速迎了上来。

    战士还怕顾飞跑圈拖延时间等抗拒火环技能冷却,一看他也迎上来,自然大喜过望。

    两人就是都怀着这种澎湃的心情相遇了,战士率先出手,在眼见距离顾飞还有三步距离时,巨吼一声,使出了技能“冲锋”。

    战士本身缓慢,技能的速度却非如此。但在顾飞眼里这技能速度再快也不顶事,因为出手征兆实在太明显了。历经一个月追缉pk生涯的顾飞,对于游戏中诸多职业技能的了解也是别有深度。比数据了解,那还是不如佑哥剑鬼等人,但在说实战中的判断,那就要高出一个层次了。

    此时这战士一个弯腰撅臀,顾飞一不小心就又料敌机先了。朝旁一闪,对方吼吼地冲了过来,自然是冲了个空。顾飞闪电般起身给他屁股上助推了一脚,原本冲锋的距离又平添了两米,此战士非常威猛地一剑扎到原本顾飞身后的那棵大树上。

    也不知这一剑捅到树上的伤害是怎么计算的,但看起来这树的防御力非常懦弱,这一剑下去居然对捅了个对穿。这战士心中大叫糟糕,因为这情节在许多武侠场景中都见过:插得太深,就拔不出来了。

    果不其然,双臂用力,那剑还是纹丝不动。顾飞此时杀到,也不放法术,绕到侧面大喝一声,双手挥着暗夜流光剑就劈下去了。

    这等pk场面是千载难逢的,这战士从未考虑过pk中如果对方这么有气势要把自己胳膊卸下来该怎么办。

    没想过,自然就靠条件反射了。何况游戏这么拟真,战士一紧张,连忙缩手后退。

    顾飞如果真想砍,他是绝对闪不掉,这一劈就是吓唬,一看对方撒手后退,心中暗笑。

    战士没了武器,那比法师还不如。

    法师空手依然还能用技能呢!战士没武器,冲锋、旋风斩啥的就都施展不了。

    更何况,自己的家伙还那插着呢!这不赶紧去捡,被别人拣了怎么办?被系统刷掉了怎么办?和树长到一起了怎么办?

    战士心下焦急,顾飞却没留情面,抄着剑继续劈来。

    手里没了武器,这战士立刻也没了pk意识,看着对方闪亮的兵器杀到,完全不如如何抵挡,抱头鼠窜。口中还在大叫:“剑,我的剑!快帮我把剑拿回来。”

    几个伙伴愣愣地去帮他拔剑了,顾飞继续追着他在场中当中跑,全敏又穿极品靴,追这战士真是一点悬念都没有。顾飞一下一下捅着他的后背,口中质问:“红了没有,红了没有!”

    “什么红了没有?什么红了没有?”战士大叫。

    “血红了没有,血红了没有?”顾飞继续捅。

    “快了快了!”战士大吼。

    “红了说话。”顾飞边捅边说。

    “红了红了!”战士立刻说话。

    顾飞剑依然抵在他背上,却没捅下,问道:“投不投降?”

    “投降,投降。”战士举手了。

    “嗯!”顾飞应了声,把剑收了回来。

    “我的剑!”战士不顾自己红血,立刻去抢救他插在树里的剑了。

    “这算个什么说法啊?”观众们都崩溃了,尤其男人帮的成员,非常的茫然。

    “他认输了。”顾飞摊摊手说。

    “这……这……”一堆人神情十分痛苦,直等到那战士的剑被解救出来,才跺脚气道:“我们后天再来。”在他们看来,这场输得也太偶然了。冲锋冲到树上,结果剑卡树里拔不出来了,有这么扯的事吗?没了武器的战士,被人家法师拿着剑捅到投降,太丢人了。众人忿忿不平地离去。

    “慢走啊!”顾飞朝他们背影挥手。

    众女早已经笑成一团了,落落上来表彰顾飞:“有两下子。”

    “一般一般。”顾飞笑笑。如此轻松的姿态解决一场凶残的pk,这是多少玩家追求的牛逼姿态。只是顾飞的境界有些太高了,利用地形,然后恰到好处的一闪和一脚,这几大主因结合在一起,一般人根本想不到这是有意为之的。再加上之后剑卡树里拔不出这个真正的意外的掩饰,大家都把之前的前戏也当作是巧合了。

    唱出的好戏无人懂得欣赏,这等高手的寂寞,又有谁能了解?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银元]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上一页

热门书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