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游之近战法师

游戏 | 蝴蝶蓝

主要讲述了一个超级武者却在学校当体育老师的顾飞,在学生推荐下玩起了网游,但却错误 ...

正文

首页 小说中心 A-AA+ 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手机

             

第一百六十九章 蒙面黑衣男

网游之近战法师 by 蝴蝶蓝

3-1 13:39

六人浩浩荡荡去了酒馆。

    战无伤这一战在姑娘面前露够了脸,赚够了分,更意识到顾飞的存在似乎并没有他和御天神鸣想象的那么可怕,心情大好。

    御天神鸣虽然成了失足掉沟的少年,但后来的永恒技能卷轴多少抚平他的内心。虽然刚开始他因这是法师所用的感到愤恨不平。此外顾飞在姑娘心目中的存在,这条永恒资源他和战无伤是共享的。发现情况如此,他更感到差可告慰了。

    至于其他四人,佣兵团又胜一阵,有人请喝酒,这两条理由已经足够高兴了。

    综上所述,这顿酒喝得无比欢畅。

    顾飞多少有些保留的,毕竟一会还有一场行会战要打。有剑鬼的前车之鉴,大家都知道游戏里是有酒醉这么一说的。

    但看其他几人,似乎完全没有把下场比赛放在视线之内,喝起来那叫一个痛快,完全没有顾忌。顾飞心下感慨,身在大行会就是好啊,不用承担那么多的责任。自己这会要是喝趴下了,下一场重生紫晶行会将失去百分之五十的战力。

    至行会对抗赛开战还剩半小时,几人喝至**,全无去意。

    顾飞热心提示:“喂,下场要开打了。”已经进行到第四轮,行会淘汰了一半一半又一半,传送阵处已经不用排队等候进场,自己掌握好时间不要迟倒即可。

    佑哥和剑鬼面无表情,这俩是没有行会的孤魂野鬼。

    韩家公子端了酒杯,意味深长地扫了顾飞了一眼。顾飞心中“咯噔”一下,这才想起韩家公子他们是被顾飞昨天亲手送出局的。

    目光转向下一个,战无伤瞪着眼说:“我那行会早就淘汰啦!”战无伤的行会叫战士之家,是一个属于玩票姓质的爱好者俱乐部。行会规模不大,会内职业配备极度不均衡,成员们缺乏霸者之心。总而言之一个强力行会该有的他们都没有,不该有的他们全具备了。再加上没有顾飞细腰舞这类的速度超人拯救他们,走到对抗赛第二轮时就被一个二流行会给pk出局了。

    最后一个就是御天神鸣了,正爱抚着他的技能卷轴在心里拔弄着小算盘。

    “御天,行会比赛不去了?”顾飞问。

    御天神鸣踌躇。纵横四海这种大行会,多一人少一人根本无所谓。

    “你今天运气不错,或许还可以得个卷轴?”顾飞说。

    御天神鸣立刻起身:“走!”

    这时顾飞这边姑娘们也已经开始呼叫了。重生紫晶每次都在开赛前半小时人齐,然后由七月进行一下对手的介绍。虽然这介绍与之后会采取的打法毫无关系,但姑娘们都一厢情愿地认为这样加深一下对对方的了解一定可以提高胜率。但说了解也不得不提一下,姑娘们的这了解也是片面的,和佑哥的情报相比,差距甚远。因为她们总是不抓重点,一个悦耳的名字经常更加引起她们的关注。

    匆匆来到传送阵,进了战场,五十名姑娘其聚一堂,对顾飞虎视眈眈。

    “嗨!”顾飞随手招呼了下,找了个角落埋伏……

    七月开始介绍对手:“云牧行会,四级,人数500,会长云中牧敌,是个战士,在战士等级总榜上也非常靠前。”

    “咦……”顾飞听着已经觉得耳熟。七月继续介绍:“不得不提的是,属于云牧行会的牧云佣兵团,就是败在公子精英团的手下,这事大家都知道的嘛!”

    所有姑娘一边“哦”一边望向顾飞。

    顾飞憨笑。

    “希望千里同志对待他们会像对待刚才的我们一样残忍。”七月一本正经地说。

    “当然当然,对待敌人就要像冬天般寒冷。”顾飞表态。

    “那你对待同伴是不是应该有春天般的温暖?让我们见识一下。”落落说。

    “情报继续。”顾飞说。

    身为一会之长的七月还是很持重的,没有附和着落落率领群众一起调戏,以大局为重的继续介绍云牧行会的情况,无非就是等级高的有多少人,各职业的人数之类。相比佑哥那直指某些需要注意的特别人物,七月这情报真是皮毛。

    如此也说了不少,比赛再五分钟就要开始了,结果一瞅对方目前进场的人数,居然还停留在开始的50人。

    姑娘们心下奇怪,结果直至被传送至比赛地图时,共计500人的云牧行会依然是这50整。而重生紫晶方面,加上顾飞反而以51人多出一位。

    “这是怎么回事啊?”姑娘们议论纷纷。

    顾飞却心下了然,这一刻,他彻底明白了韩家公子有关大局的战略。

    500人的云牧行会只出动了50人,显然不是有450不在线到不了场。这是他们刻意为之。

    原因?被论坛上被命名为“大风筝”的打法吓怕了。

    云牧行会旗下的佣兵团就是倒在这种战术下。而这一轮的行会对手,恰恰是昨天用这种战术把第二大行会对酒当歌都干翻的家伙。云牧的上上下下心中怎么可能不打鼓?

    随后当机立段,这一论无论如何不能再吃这种亏了。详细调查过重生紫晶后,也知这行会其实很渺小,只是有个细腰舞彪悍异常。几天行会、佣兵对抗所获经验,已经将细腰舞送上了42级的宝座,现在独此一号,平行世界等级榜上的头号高手。

    除此之外,听闻这纯美眉行会中还有一个男人。大家下意识地认为,这种超乎常理的存在,必然是有什么非凡之能,也应该加强注意。除此之外,云牧很勉强的从重生紫晶中选了几个人物当作重点介绍了下。说实话,这些人来云牧的话肯定是最渺小的底层,此时居然能受到这种待遇,行牧行会的确是有些草木皆兵了。

    但不管怎么说,他们为防大风筝战术,只选了50人上阵。从此时起,他们就已经彻底沦入了韩家公子的战略陷阱。

    这也是很费了一番周折的布置啊,现在居然让重生紫晶先拣了大便宜。这种为他人做嫁衣的感觉……就这个问题,顾飞对韩家公子进行了一下访问。

    “如果我是你的话,这一场会有意输给云牧行会,这样我的战略将进一步趋于完美。”韩家公子说。

    “……”

    “当然,我知道你肯定是不肯的,所以尽力的杀吧,让他们感受到实力上的压力和差距!”韩家公子说。

    “此外,把脸蒙上吧!不要让他们知道你就是我们佣兵团的,对佣兵团有好处。”韩家公子最后提议。

    蒙脸不是什么大事。顾飞当即掏出黑布往脸上绑,不过很快引起了姑娘们的围观。

    “干嘛啊这是?”姑娘们问。

    “这是战略,你们不懂。”顾飞手一挥。

    “切!!!”姑娘们嘘声一片。

    “对方人数和咱们一样,大家不要乱跑了,一起过去和他们拼了吧!”顾飞建议。

    “嗯嗯!”姑娘们同意,几个跑得快的也收入脚步回来照顾大众了。

    “细啊,回来吧,组织上决定一起进军。”顾飞给细腰舞去了消息。

    “啥时候决定的?”细腰舞回。

    “刚刚。”顾飞说。

    “靠,早说啊,老娘都看到敌人了。”细腰舞郁闷地跑回来了。

    聚成一团的众家姑娘看起来还是有点气势的,就是叽叽喳喳的有点吵。

    走了数米后,姑娘们突然醒悟:“既然不用散开冲,我们何必要走?一起在这等他们过来不就是了?”

    此建议得到了大家的一致响应,于是就地停留,排好阵势等着对手过来了。

    不消片刻,云牧行会50人的集团军雄赳赳气昂昂地杀过来了。抱着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心态,本场云牧行会是绝不会让任何一个人再落单让对手捞分。

    “杀啊!”看到对手就在眼前,云牧的人鼓动了一下士气,抱成一团冲了上来。

    “弓箭手,法师!”七月叫。

    重生紫晶的弓箭手们站出来了,嗖嗖嗖朝对面乱射。

    云牧行会居于前列率先发动攻势的也是弓箭手,嗖嗖嗖嗖,射得很有秩序。

    对射结果很快就出来了,重生紫晶的姑娘迅速倒掉了两个,质量差,还没配合,根本无法匹敌对方从500人中选出的精英份子。牧师开始加紧工作后,双方看似旗鼓相当。但很显然,重生紫晶方面的牧师工作量要大许多。侥是如此,还是有抢救不及倒下的。

    两方距离进一步拉近,已入了法师的攻击射程。两边法师齐齐出阵,准备进行吟唱。

    差距再一次得到体现。

    此时双方的弓箭手都调整了攻击目标,开始射击法师以求打断对方的吟唱。重生紫晶虽然弓箭手已经倒了几个,但余下的也都是这样做的。

    但是,云牧行会方面战士职业早已经越众冲出,在法师前就已经做好以身抵挡对方箭矢的准备,其后牧师也开始加紧工作。

    而重生紫晶方面就缺乏相对的意识,等看到对方这样做了才反应过来。瞬息万变的战局,哪里容得这片刻的迟疑?等她们想到时,战场上已经在进行下一步了。

    被曝光的法师阵某蒙面黑衣男子引起了云牧行会的注意。

    “造型挺别致啊,搞什么花样?”云牧的人心下想着,却没有太在意,该干啥的继续干啥。云牧行会的配合是亲密无间的,须臾间几个弓箭手就分配好了指标。

    好在顾飞对此境遇已经早有预料,高喊了一声“那个谁”,接着才心安理得地进行了吟唱:“火树千重焰,起!天降火轮,落!”

    双方此起彼伏的吟唱声中,弓箭手的箭早已经飞出。云牧方面当然并不担忧,重生紫晶这边的法师吟唱却纷纷被打断。不过其中细腰舞以最快的速度抢先一步冲出来拦在了顾飞身前,能打落的就打落,打不落的直接身子拦了。装备好,防御高,随便挨几箭细腰舞根本死不了。

    这时重生紫晶的姑娘们已经开始为躲避法术四散躲闪,乱成一团。

    而云牧行会中却是一片安详。成功完成吟唱的只有顾飞一人。区区一人的法术,不足为惧。这是非常成熟的判断。云牧行会的人以不为意,乘乱前进,准备一举将重生紫晶拿下。

    即使天空中火轮闪现,地表火苗蹿升时,他们也丝毫没有动摇,只是牧师的法杖挥舞的更快些罢了。

    于是……

    当顾飞两个法术完美呈现后,云牧行会中的数人突然觉得很空虚。

    50人联合打造的完美阵型,为什么一下子变得空荡荡的?

    刚才还在自己身边的伙伴,怎么转眼之间就没了?

    前面?后面?左边?右边?哪里都找不到,眼中看到的最多的就是一片火光。

    将众人激醒的,是无处不在,随时都会保持清醒头脑的系统大神。

    不断地提示,最终还公布了一下当前的云牧行会与重生紫晶的积分比:14比36。

    重生紫晶的姑娘们在狼狈中欢呼。云牧行会的人莫名其妙的惊诧。

    “上吧!”顾飞推了推身前细腰舞的后背。

    细腰舞点了点头,飞身蹿了出去。顾飞紧随其后,刚才躲避跑得乱七八糟的姑娘们,也开始了她们拿手的散开式进攻。

    顾飞的法术丢在了云牧行会阵型居中的位置,将其一左一右切成了两条。虽如此,两条人马依然对得非常整齐,云牧行会的团队意识到底是过硬的。

    只是在他们还没回过神的功夫,一左一右冲来的细腰舞和顾飞已经展开了屠杀。

    比分不断地被刷新,散开阵的其他姑娘杀到时,云牧行会余下成员已经被顾飞和细腰舞料理了一半。这之后,法力用尽的顾飞退开去吃香蕉,细腰舞疾行完毕速度也有所下降。不过凭借人数上的绝对优势,姑娘们丝毫不落下风。

    云牧的人一个接一个的倒下,终于只剩最后一个,他们的行长,同时也是旗下牧云佣兵团的团长,云中牧敌。

    高手自然是要有高手风范的。面对数十人的包围,云中牧敌很是淡定。败局已经无法挽回,忧伤也是无用。此时云中牧敌满脑子记挂的就是那个黑衣蒙面男。

    衣服很眼熟,手里拿着家伙一直没功夫细看,似乎是剑来着?如果是这样的话……云中牧敌努力在人群中寻找顾飞身影。但顾飞退下去吃香蕉后,被姑娘们叠在了人群后。

    正遗憾,突听对方人群中有人喊:“这个放着我来!”接着就看那蒙面男从人后冲到人前,站到了云中牧敌面前。

    蒙面还在,但却不是黑衣。鉴定结果显示为燃烧法袍,手中拿的也不是剑,而是刀,鉴定显示是炎之洗礼。

    看错了吗?云中牧敌疑惑,但转念一想,立刻开口问道:“你干嘛蒙着脸?”

    “是战术!”顾飞说。

    “战术?”

    顾飞点点头,再不多话,扬身上前就待挥刀。

    云中牧敌略退一步,双手垂下。

    旋风斩吗!顾飞暗想,战斗到了这个程度,云中牧敌居然还留有怒气值释放旋风斩,战斗经验不可谓不丰富。

    云中牧敌的旋风斩使用特点是在距离对手较远时就会发动技能,让人无法抢先打断。缺陷也是因为距离远,导致技能发动得偏早,容易被人闪脱。

    身为专家的顾飞怎会看不穿这其中的关窍。当即一个虚晃向前,是想引诱云中牧敌发动技能,自己闪掉,等他技能停了后再去从容地砍死他。

    云中牧敌果然被顾飞的假动作所迷惑,手腕一翻技能就待使出。顾飞看得清楚,人已经准备朝后撤了,不想一个更快的身影在云中牧敌身后浮现,手舞大棒,抡圈了砸在了云中牧敌脑袋上。

    云中牧敌的动作顿时停下,那人收起大棒,朝顾飞笑笑:“打群架呢,你当是单挑啊!”

    顾飞无奈地笑了笑,朝众姑娘挥手:“大家一起来吧!”

    火球、箭矢、顾飞的刀、细腰舞的匕首、云中牧敌的白光。构成了本场对抗赛的最终画面。

    行会大楼外的传送阵,云牧行会的人垂头丧气。云中牧敌被传送出来,意味着他们这一场终于也是败了。

    “妈的,被暗算了,我当是单挑呢!”云中牧敌郁闷。他是临死前还自作多情了一回,他以为细腰舞那句话是对他说的。

    不大会,获胜方的重生紫晶在系统清算完毕,发放了奖励后,也被送到了行会大楼外的传送阵。

    云中牧敌早就盯着这个方向了,一见重生紫晶的人露面,立刻过来招呼:“哎,那位兄弟。”

    顾飞充耳不闻,甩着袖子跑了。速度之快完全断绝了云中牧敌追一追的心思,只得向重生紫晶的姑娘们打听:“那位兄弟怎么称呼啊?”

    姑娘们面面相觑。很显然,这也是和对酒当歌的人一样,认识到顾飞的高法伤后,起了招揽的心思。

    “干嘛啊!那是我们行会的人,想干什么?”细腰舞直指对方的狼子野心。

    云中牧敌丝毫不以为意,笑笑道:“想认识一下。”

    “有什么好认识的,谁不知道你们的心思啊!去去去去!”细腰舞驱逐云中牧敌。

    云中牧敌倒也没生气,无奈地回到己方行会,朝几个成员说:“打听打听那个法师吧!重生紫晶里唯一的男玩家,应该不难打听吧?”

    “以前从来没听说过啊!”有人反映。云端城里有重生紫晶这样一个纯女生行会,这在不笑事件后就被许多人所熟知,但这行会里居然也藏了个男玩家,这可是近期才为人所知。

    “呃,朝她们前面几场遇到的对手打听打听吧,消息大概都是从这些地方传出的。”云中牧敌说,“这当中也许有人会认识。”

    一说到这,云中牧敌突然想起什么似的,突然一拍大腿道:“我艹,我说我向对酒当歌的人打听他们上一场怎么输的情况时,他们一点都不提有这么一个牛b的法师,妈的他们早在打这主意了。靠,动作快啊,全行会的人都去打听!”

    云牧行会的人连忙四下去打听,云端城的每个角落,瞬间又开始传递着有关一个蒙面黑衣男的传说。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银元]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上一页

热门书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