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游之近战法师

游戏 | 蝴蝶蓝

主要讲述了一个超级武者却在学校当体育老师的顾飞,在学生推荐下玩起了网游,但却错误 ...

正文

首页 小说中心 A-AA+ 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手机

             

第一百七十章 夜里寻他千百度

网游之近战法师 by 蝴蝶蓝

3-1 13:40

早在几年前人们就知道,21世纪最宝贵的是人才。建设一个行会,有三类人才绝不可少。

    一是有气质的领袖型人才。

    二是有智慧的军师型人才。

    第三,就是有强悍战斗力的杀手型人才。

    其中一类人才有且只需有一个,二类人才可视行会规模的大小来决定,第三类人才那就是多多益善了。而游戏中的每一个玩家,其实都可以算是第三类人才。

    但像顾飞这样手一伸想秒谁就秒谁的法师,那更是首屈一指的人才。这是第三类中的翘楚,在任何一个大行会里都足以承担核心杀手的角色。

    核心杀手,往往拥有以一敌众的强悍实力。这类人作为团队的核心,整个团队都将围绕他打造出一套能发挥其最大能量的独到战术。

    杀手型的玩家满街走,但能成为杀手核心的,那可就太少了。这种绝世高手,或者是有坚实的人民币作为后盾,或者是拥有摔个跟头都能触发隐藏任务的绝世运气,要么,就是拥有一个关系过硬的亲密团队,大家群策群力打造出来的一个。

    以目前平行世界的五小强来说。细腰舞当然是第一类。像剑南悠和水深这两个职业型玩家,就很有可能是背后有工作室在支撑,属于集团的力量。另外二位情况暂时不明。

    而身为主角的顾飞,基本可以算做是拥有运气的第二类人才。加上直接携带全套功夫技能进入游戏的异类事件,也直接跨进了五小强的领域。

    因此也就不难理解,为什么见识过顾飞强悍法术的行会会长们,都会对他念念不忘了。

    是夜,顾飞安然入睡的时候,对酒当歌和云牧两大行会连夜招开紧急会议,就发现此强悍法师的问题进行深入探讨。

    原本对酒当歌在昨天就已经着手这项工作了,但重生紫晶方面应承给他们的答复到今天也没见回音。对酒当歌的会长逆流而上也不好意思去追问,毕竟自己挖人的企图瞎子都看得出来,人家不说实在是太正常不过了。

    随后得知了今晚的对抗赛上云牧行会也被重生紫晶打败的消息,逆流而上立刻意识到这强悍法师已经由不得他们慢慢悠悠接触,云牧方面的人这时肯定也在抓紧行动了。于是这才连夜又招集人手,想尽快打听出此人的来路和底细。

    两大行会的办公室里,两大行会会长的讲话如出一辙:“一定要快,要抢要对酒当歌(云牧)之前找到这法师的身份,进行接触!!!”

    就连会议讨论制定的方案,都很是雷同。

    第一,接触重生紫晶自然是最快捷有效的方式,想办法尝试;

    第二,接触重生紫晶几天内的对手,或许会有认得这法师的人;

    第三,接触云端城内的所有人,或许有人知道这个法师的人。

    此外一定要强调的一点就是:不能泄露这个法师是厉害角色,要以恰当的方式进行打探,以免招来第二个对酒当歌(云牧)。

    方案如此,两个行会执行起来总算是有了些许差异。

    对酒当歌不愧是人才济济的大行会,提出接触重生紫晶后,立刻有几个号称是泡妞高手的帅哥主动请缨,声称他们几个一起发动攻势,重生紫晶中肯定会有被迷倒的,到时随口问出,丝毫不留痕迹。逆流而上一听是个办法,立刻批准了几个帅哥的泡妞行动,并许诺如果成功,泡妞过程中的所有开销都由行会承担。

    云牧行会方面则是巾帼不让须眉。主动请缨的是女玩家,方案是申请进入重生紫晶,到时啥都不用说,直接看看行会成员名单就水落石出,简单得很。云中牧敌一听此主意大善,点头许可。并承八零后少林方丈站上做起。先查询了一下重生紫晶一、二轮的对手是谁,接着进行接触。

    两个都是完全不在逆流而上和云中牧敌视线之内的一级小行会,这种名不见经传的小行会,想打听他们的成员都有谁真不是件容易事。不过好在行会大楼那里可以查出两个行会的会长分别是何许人也。

    逆流而上和云中牧敌几乎是前后脚进的行会大楼。都是云端城大行会的领导,相互之间谈不上认识,但碰面还是认得的。一看这完全一致的路线,两人都猜出对方的来意,互相尴尬地笑了笑,谁也没说话,各干各的事去了。

    两个行会的会长姓名很快查出,添加第一个为好友,不在线。

    第二个……一看这名字,逆流而上和云中牧敌心里都是咯噔一下。

    樱冢月仔,居然是个等级排行榜前列的牛人。这种高手,即使在线,好友开关恐怕也不可能打开。

    两人一试之下,果不其然。各带着郁闷的神情朝大楼外走时,两人再度相遇,此时想到对方的遭遇肯定是和自己一样,两人禁不住又都好受了一点。

    其实这当中还是有漏洞的,只是两人不知。但这也怪不得两人,谁会想到樱冢月仔的好友添加选项猥琐地设置成了只允许女姓角色将其添加为好友……

    方案二继续下去显然需要时间,这正好可以和方案三同时进行。两大行会派出了大量人手,在云端城以及其周边地区进行随访。

    “重生紫晶里的一个男玩家,你知道吗?”这是大家普遍参用的问题。

    得到的答复只有两种。

    第一种:啊?重生紫晶也收男玩家了吗?

    第二种:曰!怎么又问,你们什么人?

    由于行动缺乏科学的协商和统一,加上玩家的流动姓,不少玩家被该问题搔扰数遍。一些神经脆弱的不胜其扰,泪流满面地飞奔至下线区下线。当夜创造了云端城自游戏正式运营以来在线人数最少的一晚,全是两大行会问问题给闹的。

    更可悲的是,闹成这样了还是没个结果。

    寻访过程中倒也遇到过重生紫晶之前两回合的对手。对话如下。

    “你们和重生紫晶打过吧?”

    “打过!”

    得此消息全行会上上下下都在激动地互相握手,可算是找着了!!连忙进一步发问:“知道她们会里有个男法师吗?”

    “知道。”

    热泪盈眶,大家相互拥抱。这事终于要告一段落了。“这法师叫什么名字?”竖起耳朵,唯恐听差了。

    “我怎么知道?”对方反问。!@#¥%……

    两大行会的玩了一晚上问答游戏,也有些神经脆弱了,竟然忘了即使是这两个行会,更大的可能也是与对酒当歌和云牧一样,全行会都见了这人,但没人知道他名字。

    “我人在江湖,江湖中充满了我的传说,但是,没有人知道我是谁……”两大行会无数人眼前幻化出某个模糊的黑衣人,如此对大家缓缓地说道。

    当逆流而上和云中牧敌在城中某酒馆歇脚时,已经是二人当夜第四十七次不期而遇。

    这之前两人在云端城的四十六个角落相遇了四十六回。身为会长嘛,当然要以身作则,两人的问答游戏玩得绝不比行会内的任何一个成员少。

    此时相遇,之前的那点敌视的心情都已经荡然无存了,取而代之的是惺惺相惜。

    “坐吧!”逆流而上有气无力地对云中牧敌说。

    云中牧敌一脸疲惫地坐到逆流而上对面,朝酒馆招待挥手:“来酒。”

    “你那边怎么样?”逆流而上问。

    “问啥呀,还不和你一样。”云中牧敌说。这问题本就不该问,两人的神情就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可见境遇多么的相似。

    “唉!”异口同声的一个长叹,云中牧敌的酒送过来了。

    “敬你,辛苦了!”云中牧敌朝逆流而上举杯。

    “你也辛苦。”逆流而上苦笑了下,两杯轻碰,各自一饮而尽。

    “我就纳闷了,这么厉害的一个人,怎么就一点名气都没有?”云中牧敌说。

    逆流而上直摇头:“可能通宵的人太少,白天的话或许就会有收获了。”

    “嗯,或许吧!”云中牧敌也认可这个说法。因为他们的第一方案都是被这个原因击毙的。

    重生紫晶的姑娘们,通宵时间似乎都不在线。

    对酒当歌派出的泡妞帅哥团,在城内四处走访制造巧遇,逢女就问“是重生紫晶的吗”,一听不是扭头就走。很快云端城的好些姑娘就都怒了:怎么个意思?不是重生紫晶的怎么了?就要被鄙视吗?

    这一下可把云端城的所有姑娘都得罪了遍。几个泡妞高手还茫然不知,。从此他们再想泡妞,只能远走他乡。

    而云牧行会派出的间谍姑娘,直接找去了重生紫晶的行会办公室,同样没人。行会的会长又不在线,为表现加入行会的诚意,索姓在那痴等,这会还在门口坐着呢!之后还被对酒当歌的泡妞团误会当是重生紫晶的成员,上去大献殷勤。等最后搞明白了,双方差点没打起来了。

    “唉!”说起这事,两人直摇头。这事发生在两人第四十次相遇时,顺便就协商给解决了。同时两人的第一方案也被对方所洞悉,立即为我所用。只是对酒当歌中选拔女间谍很快就有了人选,云牧行会方面也想弄几个帅哥进行色诱,却是重赏之下也没勇夫。为此云中牧敌至今还有些忿忿不平。

    “我说,接下来你准备怎么做?”逆流而上问。

    “这个……”云中牧敌踌躇。

    “嗨,有啥不能说的?就咱们这样折腾,我保证最后知道也就是前后脚的功夫,谁也比谁快不到哪去。你信不信?”

    “我不是这意思,我是还没想好下面应该怎么弄。”云中牧敌说。

    “就这么一直乱问我看也不是个事,这云端城得有多少玩家啊?”

    “十万?二十万?三十万?”云中牧敌说。

    “都有可能!”逆流而上严肃点头,“这问到什么时候去?要知道咱俩的行会加起来一共才一千多人。而且不可能保证不问重复。”

    “还敢问重复?再多重复些我看咱这行会非被云端城的人逐出去不可。”云中牧敌说。

    逆流而上却是狡黠地一笑:“嘿,我不瞒你说,昨晚凡是发火追问我们是什么人的,我都统一口径,让他们回答是牧云行会的。”

    云中牧敌听后了一怔,突然哈哈大笑起来。

    “怎么了?”逆流而上茫然。

    云中牧敌大笑不止,说不出话,伸手瞎比划,一会指指逆流而上,一会指指自己。

    逆流而上看他比划了一会,突然醒悟过来:“你是说你们行会的人回答别人都说自己是对酒当歌的?”

    云中牧敌一边狂笑一边狂点头。

    “靠!”逆流而上骂道。转念开始回味这一夜两大行会究竟有多少次的不谋而合。接着算到两人之间的四十七次相遇。

    四十七次……妈的,我为什么这么无聊,居然在心中默数。想至此,逆流而上突然问云中牧敌:“今天晚上,咱俩一共遇了多少次?”

    云中牧敌渐渐止了笑声,回答道:“四十八次。”

    “嗯?四十八?我怎么数的四十七,你数错了吧?”逆流而上说。

    “没错。”云中牧敌回答,“有一次我看到你,你没看到我。所以你大概没数进去。”

    “既然我没看到你,那当然不算相遇,所以你也不应该数。”逆流而上说。

    “呃,我数的是我会遇到你多少次,不是和你相遇多少次。”云中牧敌说。

    “啧啧啧……”两人一同感慨。

    正说着,突然酒馆门一开,一人急匆匆跑进来,冲着逆流而上喊:“会长,我想到个办法,咱们不如张贴广告嘛!在云端城里四处都贴,到时候知道的人主动联系咱们就行了,或许那法师看到,他自己联系咱们最好不过啊!”

    逆流而上听了脸色一变:“发消息说就行了,干嘛还跑来?”

    “呃?我正好经过这里,知道你在这喝酒,怎么了?”

    逆流而上没说话,坐他对面那位却是缓缓转过身来,朝这玩家嘿嘿一笑道:“你这办法真不错!”

    “云中牧敌???”这玩家险些晕过来,这才知道为什么逆流而上会如此责怪他。但问题是他哪里想到他们二人会坐在一起喝酒。

    “妈的,多好一办法,让你白捡了去了。”逆流而上忿忿不平。

    “放心,不白听你。”云中牧敌说。

    “这还差不多,收了消息知会我一声啊!”逆流而上说。

    “说什么呢?”云中牧敌诧异地望着他。

    “嗯?怎么……”

    “我的意思是,你的酒我请了!你以为我在得到他的消息后还特意告诉你一声吗?”云中牧敌笑。

    逆流而上自作多情了一把,讨了老大一个没趣,面子上也很挂不住,黑了脸说:“别得意,说得好像一定会你们得到消息一样,别忘了,我们行会的人比你们还要多些。”

    “是啊,多个二百五。”云中牧敌笑。

    “靠,我们走!”逆流而上气咻咻地带着那行会的玩家走了。

    眼看顾飞又有了被挖出来的苗头,两人之前惺惺相惜的心态立刻又没了,重新站到了竞争的起跑线上。

    云中牧敌倒没急着离开,原桌坐着没动,不一会,倒是有几人找上他来。

    “啥事啊老大?”几人进了门就问。

    云中牧敌嘿嘿一笑:“刚和逆流而上坐了会,他们行会一个冒失小弟跑进来给他出了个主意,不巧被我给共享了。”

    “什么主意?”几人问。

    “贴广告!”云中牧敌说。

    “哦?”几人的眼睛立刻一亮。

    “是个不错的主意吧?抓紧时间搞起来,多写一些,咱们不光贴,还在街上当传单一样发,管它飞到哪里,只要有人看到会找上咱们就行了。写上必有重谢!”云中牧敌说。

    “谢多少钱?”一人问。

    “这个……”云中牧敌踌躇了,倒不是钱的事。主要是这法子对酒当歌也在用,如果真标个钱数上去,两行会恐怕会打起价格仗,这样下去只能是让那卖情报的人捡了便宜。这事恐怕得和逆流而上协商一下。

    云中牧敌正这么想着,逆流而上就突然从酒馆外又冲进来了,径直来到云中牧敌跟前:“和你说个事。”

    不会这么巧吧!云中牧敌心下嘀咕,又想一起去了?

    “你们写广告,不会傻到把酬金多少也写上去吧?”逆流而上问。

    果然又想一起了。云中牧敌啧啧称奇,末了摇摇头笑道:“当然不会,我知道你担心什么。”

    “唔。那就好,该合作的地方,还是可以合作一下嘛!”逆流而上笑笑。

    “说的是。”云中牧敌点头。

    “那我来看看你们准备怎么写。”逆流而上好整以暇地站到了一边。云中牧敌那几个亲信这时已经地趴桌上准备开始写了,写完的内容行会频道里一发,其他人照着统一格式抄就是了。

    现在这么一个竞争对手大大咧咧地就站在身边,写稿的人当然觉得很不自在,木呐地抬头望着。

    “去去去,搞什么乱啊!”云中牧敌把逆流而上往一边推。

    “两位老大,你们真的不准备写上酬金了吗?”突然有声音飘了过来。

    两人顺声望去,看到一个美女从一旁的酒桌上起身,正朝着二人走来。

    两人面面相觑了一下,一起问道:“你什么意思?”

    “不说明酬金的话,我真不知道我这情报应该卖给谁啊!”这美女说。

    “什么情报?”两人一起问。

    “重生紫晶那个39级法师呀!”美女笑吟吟地说。

    两人再度对视后问:“你是重生紫晶的?”

    “不是。”美女摇了摇头:“只是凑巧知道你们想知道的东西罢了。”

    “哦?你怎么知道的?”

    “因为我认识你们想找的这个人。”美女说。

    “他叫什么?”两人异口同声比音量。

    美女依然是笑吟吟的,却不说话。

    “唔……”两人反应过来,逆流而上略一想后,笑笑道:“美女你先不要走啊!”说完一扯云中牧敌,把他揪到了一边。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银元]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上一页

热门书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