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游之近战法师

游戏 | 蝴蝶蓝

主要讲述了一个超级武者却在学校当体育老师的顾飞,在学生推荐下玩起了网游,但却错误 ...

正文

首页 小说中心 A-AA+ 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手机

             

第一百九十七章 新仇旧恨

网游之近战法师 by 蝴蝶蓝

3-1 13:52

“放着我来!”顾飞大喊着,已经现身战场当中。

    御天神鸣等人都显得垂头丧气。此时他们的对手还剩三战士一骑士,都是物理防型优于法术防御的类型,尤其那两个重装战士,像御天神鸣的箭射上去人家连知觉都没有。

    对付这些人,顾飞的法术伤害显然更有效率,再加上他强悍的身手,几人都知和顾飞抢生意是断然抢不过的。

    但就算抢不过,也要奋力拼一拼,这样才是身为一个高手应有的觉悟。剑鬼和战无伤犹如猛虎下山一般也扑了上去,远距离攻击的御天神鸣此时也“嗷嗷”叫着疯狂放箭。

    银月四人一时间不知这帮家伙为啥突然暴发出如此蓬勃的斗志,心底情不自禁地涌现出一股寒意,几人已经在下意识地向后挪步。

    “嗖嗖”数声,御天神鸣的箭是最快的,呼啸而至。

    “射谁呢你!”顾飞连躲两箭,回头咆哮,御天神鸣似乎是把他当目标之一了。

    “嗷嗷嗷嗷!”御天神鸣继续装疯狂,手中长弓甩得根机关枪似的突突突突乱射,十箭里有一半是飞向顾飞的。

    “砍死你!”顾飞也跳起来了,返身朝御天神鸣杀了过来。

    御天神鸣掉头就跑,一边朝那边喊道:“剑鬼,无伤加油!”

    御天神鸣的法师经验是过硬的,深知现在顾飞一个瞬间移动就可能飘到自己身旁,因此一直保持在五米开外,顾飞即使瞬移也是于事无补。如此顾飞追又追不上,不追御天神鸣又搔扰个没完,顾飞哭笑不得,朝韩家公子求助:“喂,管管啊,这也太乱来了。”

    韩家公子点点头:“本来不想管的,既然你要求,那么……”韩家公子顿了顿,严厉地瞪向顾飞:“滚到一边休息一会去,给大家留点娱乐的机会!”

    “啊……”顾飞恍忽了。

    那边剑鬼和战无伤已经与对方交上手了。战无伤上来就出绝技,大吼一声旋风斩就放了出去,对方重装战士也没闲着,大盾牌朝前一竖。只听“叮咣叮咣”的声音络绎不绝,敢于如此硬抗旋风斩的,这可还是头一号。双剑与大盾磨擦迸发着火花,战无伤此时俨然像是一个在劳作的电焊工。

    剑鬼飞速兜了一圈却没找到下手的机会,对方毕竟也是经历过大场面的高手,此时三人背对背围了个三角形,银月居中,剑鬼想绕到人身后发动攻击却没有机会。而盗贼不偷袭搞正面进攻的话,那可不是战士的对手。

    与其和战士正面交手,其实还不如扎那重装战士来得稳妥,毕竟对方现在已经没有牧师,生命少一滴就是一滴,再不会得到喘息地回复机会了。

    剑鬼对着另一重装战士的大盾猛扎,正赶上人品爆发,上来就是一个致命攻击。

    致命可以说是这类高防高血职业的克星。因为致命是完全无视防御的,而血量克扣又是按百分比来,血越多,等于损失越多。剑鬼的霜之回忆是致命机率30%,致命程度30%,这可是相当可怕的属姓了,也是霜之回忆的攻击力目前来说已经落伍,但剑鬼还是把它当主打武器的主要原因。

    致命一出,重装战士的血立刻被刮掉了30%,吓出了一身冷汗。从端起这大盾牌开始,还没人可以迎着盾给他造成这么大的伤害。心下也知这是致命,但30%的致命程度,那也是头一回遇到。

    这一击大大鼓舞了剑鬼的士气,接下来就捅得更自信。

    不过致命虽好,却不能真的致命。因为致命伤害的血量永远是按照当前血量来计算的。计算方式又是百分比,理论上来说就是一道除不尽的算数题,永远也刺不到零。而剑鬼如果不出致命,凭霜之回忆的攻击力根本破不了重装战士的防,他只能仰仗这30%的机率消耗下去。

    而对方也不知打着什么主意,就靠这两个重装战士死抗,战无伤过够了电焊工的瘾后,朝剑鬼一打眼色,剑鬼心领神会,两人一左一右绕出,想一起去攻击那个普通战士。但这意图轻易被对方识破,四人娴熟地一个换位,剑鬼和战无伤兜来兜去看到的始终是大盾牌。

    如此僵持了也没多久,对方三人圈中的银月长出了口气,长剑一举,几个吟唱放出,三个战士身上各自被施加了一个生命祝福。

    生命祝福是每5秒自动回复些许血量的技能,在高节奏的战斗中5秒的间隙或许会显得太长,但此时,对于这有着高防御的战士来说,死抗5秒根本不算什么事。而且这还没完,银月施加完祝福后继续吟唱,圣洁的白光逐一落到两个重装战士身上,风采和牧师依稀有些想似。

    经验丰富的高手们都是一怔。这是骑士就职圣骑士后的第一个技能:圣愈术。效果和牧师的回复术一样,同是恢复生命的技能。

    剑鬼和战无伤都觉得很郁闷,拥有回复技能的话,那二人想死拼耗尽对方的生命就没那么容易了。毕竟那两个重装战士的防御可是变态级别的。

    正没奈何,对方突然转守为攻,两个重装战士一起发动了个“冲锋”,各撞向了二人。

    伤害没有多少,但“冲锋”是有机率制造眩晕效果的。此时的战无伤就很不走运地被撞晕了,一时间无法做出任何动作。剑鬼虽未晕,却被一盾牌顶出了老远,只是瞬息间,战无伤已然落在了对方的包围当中。

    “你看。”这边韩家公子对佑哥说话了,“他们刚才死守就是为了等银月恢复法力,再次证明他那个变态技能是持续消耗法力的,刚才已经把他法力用尽了。”

    佑哥点了点头,一边很兴奋地朝战无伤吆喝:“刚才那个冲锋伤害是多少啊?”

    “伤害个屁,快来帮我!”战无伤吼,此时被四人包围,那两个重装战士没多少攻击力,但俩大盾牌一左一右挡了战无伤去路,跟着一前一后的银月和另一战士拿了剑泄愤一般狂捅战无伤。

    佑哥的眼睛更亮了,朝战无伤猛喊:“那剑伤害是多少,快记下来,快记下来。”他企图借这机会把银月手中王者之剑的普通攻击属姓都给捣鼓出来。

    “真是一群败类啊!”战无伤仰天长叹,欲哭无泪了。

    “死也要死得有价值啊!”佑哥朝他呐喊,“收集数据啊!”

    话虽如此说,大家倒不会真的就这么任由战无伤被捅死。所有人都暂且放下了手头的活过来援助了。韩家公子飞快地几个回复术飘落到战无伤身上,佑哥一个耐力祝福帮他提升了些许防御。剑鬼手挥大棒,疾行过来准备助战无伤脱困。纠缠不清的顾飞和御天神鸣都及时给予援手,御天神鸣“嗷嗷”叫着,终于认真地把箭都射向了敌人。顾飞扔过来个小火球,人也紧随其后。

    “坚持下!”银月方面也在咬牙,他们迫切希望在对方援手到来之前解决战无伤。但是只凭他和那战士二人的普通攻击,想解决战无伤这个战士也绝不是一瞬间的事。眼看效率远远不够,银月对面那战士大吼一声:“散开!”

    几人的默契当真没得说,两个重装战士朝后退步,银月也是一边退着,一边一个“力量祝福”施加到了这战士身上。

    战士一身低吼,剑沉身侧,准备用旋风斩来攻击战无伤,这比二人普通攻击可效率多了,能不能击杀在此一举。

    这一切发生的又快又突然,战无伤已经有些反应不及,就在几人期盼的目光下,突然战无伤的身后空间猛然碎裂扭曲。

    “靠!”银月咆哮,这一幕他今天见好几次了,着实让他头痛。

    顾飞的人已瞬移至战无伤身后,手里的剑更是早已经挥出,挟着“双炎闪”的吟唱,后发而先至,劈到了那战士身上。

    在对方旋风斩发动前抢先出手秒杀对方,这本就是顾飞对付战士的拿手好戏。

    这战士明显的偏暴力型,血并不如何厚实。而战士的物理防御在法术面前又是形同虚设。火光间,战士的剑只举到了一半就连人一起消失了,这一个旋风斩最终施展到了场地以外的地方。

    “千里!还是你够义气啊!”战无伤感动。

    “废话,你要死了就拿不到perfect了,奖励的经验和钱都会少很多。”顾飞说,尤其在“钱”这个字上,加了很重的语气。顾飞现在急缺钱,光债务就多达1800金币。

    这时佑哥看战无伤已救下,也连忙朝他叫着:“数据是多少?记下了没有啊!”

    战无伤泪流满面了:“到底有没有人真的在关心我的安危啊!”

    说话间御天神鸣的声音已经飘到,望着战无伤很是遗憾地道:“怎么没死啊,真可惜。”

    顾飞点了点头:“你看,还是有人真的关心你生死的。”

    战无伤再度泪流满面了。

    银月方面只剩三人,最后一个战力也已经消失,三人都显得有些不知所措。而公子精英团的几人到这时候才开始不再胡闹,全力对敌。双方一字排开,互相凝望。

    佑哥眼看大好机会也没搜集到数据,心中郁闷。他此时的心态就好像一般玩家打怪掉到极品装备却没有拣到一般。

    一看一时没人动手也没人说话,佑哥第一个跳了出去:“谁敢冲锋我一下啊!”佑哥对那两个重装战士叫嚣。

    银月皱眉望着他,他尚没注意到佑哥等人在有意搜索他的装备信息。

    看到银月望向他,佑哥立刻又朝他喊道:“看什么看,有种砍我啊!”

    还好有素来沉稳的剑鬼过来把佑哥拉到了一旁:“冲锋的伤害我记下了。”

    佑哥大喜,连忙朝剑鬼索取,他的计算只缺这一点就可以完美估算出来银月那技能的属姓上。

    拿到数据在小本上略做计算,佑哥终于露出满意的笑容:“看来是提升属姓的嘛!在15%左右,速度、攻击、生命看起来都有提升,这么说来应该是提升全属姓吧?果然够变态啊!”

    “不过冷却长达10分钟,技能持续也就25秒,也就搞搞突然袭击吧!”韩家公子说。

    “我怎么觉得在月夜城的时候可不只25秒啊,好像时间挺长呢!”御天神鸣说。

    几人在这嘀嘀咕咕地讨论,直接把对方三人当空气了。

    银月听出对方居然把他王者之剑的技能属姓都给挖出来了,心下骇然。这时顾飞已经踏前一步,微笑道:“他们聊,咱们继续吧!”

    银月细细看了六人一圈,也是笑了笑:“不必了,我们输了。”说完朝那二人点了点头,三人突得白光一闪,已经消失掉了。

    “怎么回事?”顾飞惊讶。

    “认输了。”韩家公子淡淡地道。

    “好可惜啊!”顾飞叹道,“我才砍了他一剑。”

    “有机会的。”韩家公子说,“看他走时那样,新仇旧恨的,早晚会找机会来报复。”

    “那真是太期待了。”顾飞激动。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银元]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上一页

热门书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