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游之近战法师

游戏 | 蝴蝶蓝

主要讲述了一个超级武者却在学校当体育老师的顾飞,在学生推荐下玩起了网游,但却错误 ...

正文

首页 小说中心 A-AA+ 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手机

             

第二百二十六章 陷阱在哪里

网游之近战法师 by 蝴蝶蓝

3-1 14:05

小雷酒馆里,两伙在一派和谐的气氛下一声不吭地喝着酒。顾飞在这边整理着细腰舞刚刚送来的装备,逆流而上则在一旁心中不住地盘算着。

    如果真如他所说是73%抗法的话,那就太变态了。原本需要三个天降火轮就可以消灭掉的人,穿上这身装备,就需要大约11个左右……这需求量未免太大了。

    水花佣兵团虽然是对酒当歌旗下的,但佣兵团和行会的实力不能随便的等价交换,主要原因就是这个人数限制。对酒当歌可以由100多名法师组成法阵,但水花佣兵团上限才80人,不可能全由法师组成,没有职业平衡的队伍是很容易被击溃的。所以对酒当歌强大的法阵在佣兵团真的很难施展出。

    本身就已经很削弱了,如今顾飞还带上了一身抗法73%的装备,顿时让逆流而上觉得本场比赛中己方的法师都已经成了废物。

    这场怎么打,看来得重新合计一下了!逆流而上如此想着。

    又静静地坐了片刻后,距离比赛时间已经无多,显然大家早都受够了这勉强坐在一起喝酒的气氛,所有人都在不停地看着时间。一人小声嘀咕了一句“差不多了吧”时,得到了所有人的积极响应,大家同时起身,互相道着“战场里见”。接着很有默契的,公子精英团六人从酒馆左门里出,逆流而上则带着兄弟们从右门出,双方各走一条街道,朝传送阵走去。

    由本的战前情报会议因为逆流而上意外出现变成了默声酒会,此时一路上的时间也被抓紧起来。本场对手的情报由韩家公子亲自解说,毕竟他就是对酒当歌的一员,佣兵团的成员又都是行会的精英份子,他居然全都认得。

    听着韩家公子如数家珍一样地将80个人的情报清晰快速地叙述了一遍,除剑鬼其他四人的眼睛都越瞪越大。到后面内容都没人听了,都为韩家公子这强悍的记忆力感到惊叹。平时佑哥讲情报可还要靠他那情报小本的。

    “就是这八十人了!”说完这最后一句时,六人刚刚好到达传送阵,相继进了战前准备地图后,御天神鸣还在扳着指头数数呢:“是八十个吗?正好八十个吗?”

    “是八十个!”佑哥明确点头,他到底是有点统计才能的,末了惊叹道:“你不做情报工作真是屈才了你。”

    “任何事都会因为少了我而产生缺陷。”韩家公子说。

    众人那点惊叹自己被他的大言不惭搞得没心情了。

    “既然你这么了解这八十人,那么这场对抗赛应该很有把握吧?”佑哥说。

    “唔,有点用,不过不是很关键。”韩家公子说,“我只是喜欢看你们这种充满赞叹的眼神!”

    “去你md吧!”众人纷纷把自己的眼神换成鄙视,最深刻的鄙视。

    时间无多,对手水花佣兵团的参战人数飞快跳动着,不大会涨到了72人便不动了,余下八人看起来是有事没能到场的。不大会十秒倒计时,画面一转,对抗赛正式开始。

    “高地是吗?”几人伸着懒腰问韩家公子。

    韩家公子冷笑:“有很多人自以为可以猜透我的心思,结果他们都错了。”

    “我们也都错了!求您别再这么精神攻击我们了,有什么计划赶紧说,没事我直接去砍了。”顾飞实在受不了了。

    “跟我来!”韩家公子朝前走去。五人互望了下,跟在了他身后,佑哥又从剑鬼脸上找自信去了,结果这次没能得偿所愿,剑鬼的脸上也略有一丝疑惑。

    “剑鬼……”佑哥的声音有些颤。

    剑鬼回忆道:“曾经有那么一次,他的意图被人猜出来了,于是他故意改变了本来很得当的战术,最后……”

    “输了?”佑哥抢答。

    “没有,赢了,不过损失比原计划要大,其中挂掉的人中包括说破他意图的那个家伙。”剑鬼说。

    “哇,这家伙真是太恶劣了!”旁边也在偷听佑哥和剑鬼对话的顾飞他们纷纷忍不住过来表态。

    “难道他会让我们统统送死?”御天神鸣说。

    “法不责众!刚才大家好像都喊了吧?”佑哥问。

    “我没喊。”剑鬼说。

    “我也没有。”顾飞说。

    “你说谎,我就在你身边,你明明喊了。”御天神鸣指着顾飞道。

    “冷静点少年,你不过是有可能一会被公子送去死;但你再说我喊了,你马上就会死。”顾飞恐吓道。

    “不活了,一个比一个恶劣。”御天神鸣泪流满面了。

    五人再不作声,在韩家公子的带领下,来到了一处树林。韩家公子带头钻入,行了一段,停下脚步转过头来。

    被树顶枝叶打散后的阳光正落到他脸上,在整体昏暗阴森的林间,那张本就气质诡异的脸更显得异常斑驳。韩家公子在此时突然微微一笑,五人毛骨悚然。

    “好了,上去吧!”韩家公子突然开口。

    “上什么去?”五人惊问。

    “上树。”韩家公子拍了拍他身边。

    “哦,只是上树吗?”五人松口气,但随即很快问道:“为什么要上树?”

    “这是战术!”韩家公子说。

    “战术?”五人一起疑惑,个个都怕被韩家公子的恶劣给玩死。

    韩家公子以身作则,让剑鬼给他搭了把手后,率先攀了上去,到达位置后四下研究了一番,冲着树下的几人招呼。

    “千里、御天,你们两个先上去。”韩家公子说。

    两人一惊。

    坦白说,刚才伸着懒腰喊山顶的,他们两个的音量是略大了一些。御天神鸣是少年,说话自然不顾轻重,而顾飞是老师,老师讲课讲成习惯后,在不留意间都会大声说话。

    果然是报复我们的陷阱吗?两人不约而同地想到。

    “我不会上树!”御天神鸣立刻开始逃避。

    “我来帮你啊!”战无伤幸灾乐祸,企图逃跑的御天神鸣已经被他揪住。

    “战无伤你这个王八蛋,去吃大便吧!”御天神鸣狂骂。

    战无伤没有理他,找了个树杈把御天神鸣扔了上去。御天神鸣一看也不高,本想顺势再掉下来的,结果战无伤也极其恶劣地把剑竖在了御天神鸣身下,御天神鸣反应也快,见势不对连忙扒住了树干。

    “那边。朝那边。”韩家公子指手给他指着方向。

    御天神鸣战战兢兢地在树上移动,时不时打量有没有什么机会可以掉下去。没有,一点都没有,战无伤全神戒备不说,顾飞也加入了这行列,还给御天神鸣发了条消息:“试探下,放心,有什么不对我会救你的。”

    御天神鸣无可奈何,只能为结交了这么一帮恶劣的朋友暗自落泪。

    在韩家公子的指引下,御天神鸣越攀越高,已经灭绝了失足跌落的念头,开始小心翼翼地试探脚下树枝是否有松动,他觉得韩家公子的计划很有可能就是故意指到一个无法承重的树枝让他站上去。

    事实证明,韩家公子的心思的确不那么容易被猜透,御天神鸣安然无恙地到达了指定地点,消息接受立刻被吵爆了。

    “怎么样怎么样,有没有什么不正常?”顾飞等人纷纷来信询问。

    拿自己当试验品啊!御天神鸣忿恨,赌气一个也不会。

    “千里,你也快上,去那个位置。”韩家公子指了一处,随后又招呼其他三人:“都上来,随便找地方隐蔽。”

    战无伤力气最大,担负着“搭把手”的重任,将剑鬼和佑哥一一抬上了树,随即朝顾飞望来。

    “我不用。”顾飞摇了摇头,朝身旁某树枝一指,“瞬间移动,动!”咻一下,顾飞已经潇洒地站在了树上。

    “我知道你不用,我的意思是你给我搭把手!”战无伤气极败坏。

    顾飞扫了他那魁梧的身躯一眼,面无表情:“你觉得有可能吗?”

    战无伤的确是一道难题,后来在几人的协力下将他托上了树,顾飞注视着他在树枝上笨拙的身姿,连连感慨:“你就别瞎凑这个热闹了吧!”

    随后顾飞将身轻的剑鬼托上树,自己再次潇洒的瞬间移动在树枝间跳跃着。

    “嗯,正好多练练,一会用得上的。”韩家公子忽道。

    “话说,现在呢?应该怎么办?”除了战无伤,其他五人都在树上选好了位置,佑哥问道。

    “等逆流而上找到我们。”韩家公子淡淡笑道。

    “如果找不到呢?”

    “会找到的,云中牧敌都找得到,他怎么会找不到?”

    “那么找到呢?”其实这才是大家真正关心的问题。

    “这片树林,就是准备给他的陷阱。”

    “哦!”众人长松了口气,原来韩家公子也有良心发现不算计自己人的时候,这陷阱原来是准备给逆流而上的。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银元]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上一页

热门书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