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游之近战法师

游戏 | 蝴蝶蓝

主要讲述了一个超级武者却在学校当体育老师的顾飞,在学生推荐下玩起了网游,但却错误 ...

正文

首页 小说中心 A-AA+ 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手机

             

第二百四十九章 希望的Y形线

网游之近战法师 by 蝴蝶蓝

3-1 14:14

频道里一片嘘声。大家听得清清楚楚,方才樱冢月仔说y型线是留给引敌的雇主走的,但此时把陷阱设满那个地方,这过来的人还沿着线走,不中陷阱真就有鬼了。

    “到底谁才是我们的雇主啊!”大家都迷糊了,刚才樱冢月仔收人钱大家可都看得清楚。

    “难道是双面间谍?”有人猜测。

    “真是太卑鄙了啊!”众人一边骂着,却一边如他们自己所说,极其卑劣地在线上布置了陷阱,十多个人将三角地带围得水泄不通,圈外的人根本不知他们是在如何艹作。

    “ok了!”一圈人一哄而散时,陷阱已经埋放完毕。这帮家伙也的确是陷阱老手,埋放后弄得不着一丝痕迹,这地就和没翻过一样。顺便抹去了圈圈叉叉的,就是把y形线又重新描绘了一遍,标注着对方如何走才会踩上陷阱。

    “好,干的不错!”樱冢月仔点点头。

    “嗯,我来试试!”残梦死那两朋友其中之一兴致大发,迈步就要上线,一圈人一听这话个个目瞪口呆,极其鄙视地望向樱冢月仔,那意思是说:你的破计划,这么快就要被人戳穿了。

    樱冢月仔却是连忙上前把那家伙拦住:“老板你别玩我们了,你这上去一走,那么淡的线立刻就被抹没了,现在那一带都是陷阱,我们怎么再去画线,难道整个再重新弄一次?”

    “不要紧啊,沿着线走再画一遍不就行了?”对方说。

    “问题是,你看,你看得出这里哪里放了陷阱吗?”樱冢月仔说。

    “看不出。”对方摇头。

    “那就是了啊!你现在上去把线踩了,我们这样重新画,那就画了不这么精确了,必须把陷阱挖出来,在重新设置的时候画才能准确。”樱冢月仔说。

    对方一听有理,当即表示不再添这个乱了,樱冢月仔和众人都是松了口气。

    “可以啊月仔,挺能忽悠!”频道里有人说。

    “你们说这么能忽悠,咋就连个妞都泡不到呢?”笑声一片。

    “不但泡不到,还被妞骗到练级区给干掉,哈哈哈哈!”鄙视一片。

    樱冢月仔没好气,表面却不动声色,继续和那两个家伙谈笑风生:“两位老板,人中陷阱以后直接干掉吧?”

    二人点头。

    “行,反正我们也闲着,举手之劳。兄弟们,追踪矢都准备起来。”樱冢月仔扬手。

    众人哄然叫好。

    “大家找地藏身吧!”樱冢月仔话音方落,众人非常娴熟地互搭人梯攀爬房头,一看就是个中好手,连那法师身手都透着极不寻常的熟练。不消片刻,已是人中巷去,整条僻静小街就剩残梦死俩朋友,再望着那满布陷阱的三角地带,只觉得阴风阵阵,寒气逼人。

    “两位要上来吗?”樱冢月仔在房顶上伸了个脑袋问。

    “哦,谢了。”

    二人在房上众的拉帮提携下上了房。房顶风景甚好,街口各房顶上已经伏满了人,一眼望去,何其壮观。

    “趴下,等中了陷阱再露头,这房不高,稍露头下面就容易看到。”樱冢月仔千叮万嘱。

    “一切准备就绪,记住,y型线!”残梦死收到这消息时,已经是在朝着这边街区赶来了。这地他也不熟,照着坐标也穿了好些个街,总是走岔了。这可把他急坏了,所刷出的千里一醉的坐标一次又一次地接近着,这里自己却还找不到道。

    “怎么走啊!”残梦死给朋友发着消息,快哭了。

    这地朋友也描述不清啊,只能是含糊其辞的嚷着坐标,再问残梦死的坐标,然后说些“快了快了,近了近了”之类的话,基本不属于提示,只是安慰。

    终于,残梦死找到了这t形小街,小街口就在前方不远,残梦死镇定下来,反而放慢了速度。他是想等一等千里一醉。为什么?因为他还记着剑鬼是在自己附近,如果自己早早就朝陷阱方向去了,也许千里一醉还来不及中,剑鬼先当炮灰了。残梦死此时对剑鬼可一点兴趣都没有,要抓的就是千里一醉。

    残梦死一边要拖点时间,一边又怕被剑鬼摸出来,所以在街道里以z型路线折返前进着,五分钟一刷的坐标迟迟不到时间,残梦真是心急如焚。正耐着姓子继续周旋,突得前方的前方街口一道黑色人影穿出,朝这边扫了眼,立时冲了过来。

    千里一醉!!!

    残梦死激动,总算是到了。只是来的方向算是最糟糕的。如果是从t形街的下端上来,无疑是最理想的,到了这口除转弯没有别的选择,陷阱必中无疑。

    如果是从残梦死同条街口进,那么在残梦死身后,残梦死也可以引着他转弯,此时情况却比较糟糕,残梦死不再快一些转过街口,千里一醉可就直冲过来了。

    好在之前墨迹了半天的z形线也让他距离街口没几步了,残梦死加紧街步来到街口,朝前一瞥,千里一醉的速度真叫快!也许他已经发现自己了。残梦死知道潜行对千里一醉无效,此时却诈做不知,一脸的泰然自若。

    诛不知,顾飞的确可以感受到潜行的人存在。但也就是存在,仅此而已,具体你是什么神态那是感觉不到的。残梦死潜行中在脸上做戏,完全是多些一举。

    低头一瞅,残梦死已在地上发现了那道若有若无的y形线,心中暗赞这陷阱搞得果然精妙。这一圈地,哪里像是埋过陷阱的样子?而这线,如果不是自己有过专人提示,常人一样随便看地走路,那是万万也注意不到的。

    多好的一条线啊!让人充满了自信,充满了希望,这钱花得值啊!

    残梦死感动的快要哭了,老子灰暗的一天终于到头了,想着,他迈步走上了y形线。

    “啪”一声响。

    这响穿越泥层,破土而出,显得不是那么清碎,充满了浑浊,却把残梦死的心扉都击穿了。自信、希望、人生、理想,瞬间已经荡然无存,千言万语只化成一句话:“我曰你大爷!”

    残梦死咆哮着,但中了陷阱无法移动,只应了一个词:困兽之争。

    残梦死的两朋友听到残梦死在街口怒吼,还当是在对着中了陷阱的千里一醉发泄呢!立刻欣然地起身道:“中了,大家动手。”

    “嗯!”樱冢月仔点着头,伸手轻轻推了下,两人这还没在房顶站直呢,已经就势栽了下来。摔得七荤八素的功夫一看街口,残梦死戳在那里移动不得,千里一醉更是已经到了街口,好整以暇地望着他。

    樱冢月仔在房端站起了身,朝下方的顾飞做了个“ok”的手势,另一房头上那法师也耀武扬威地起身了,朝着顾飞叫:“醉哥!”

    “嗨,火球!”顾飞朝他挥手,火球窜起,顾飞连忙拔剑挑灭。“好久不见啊!”他继续说。

    醉哥……听着人家这称呼,多亲切。在场众人中还有什么不明白的?残梦死已是心如死灰,对方身手够强,还有这么多朋友,这还怎么对付得了,看来自己只有认栽的份了。

    这会的功夫,房顶上的众人已经都站了起来,四下眺望,个个神情落寞。

    “搞这么大排场,我还当是设计什么美女呢,居然就是这么个家伙啊!”众人失望道。

    “这家伙是谁啊?妈的衣服都不穿,太奔放了吧?”残梦死这时还那一身衬衣裤。

    有人却立刻恍然:“衣衫不整的就跑上街了,这他妈的是被人捉歼在床了吧?”

    “怪不得这么大排场!必须的!!!”众人愤慨了。

    “歼夫在此,银妇在哪里!!”有人喊。

    “不知道绿帽子是谁戴的?”众人一会看看樱冢月仔,一会看看下面的顾飞。

    “月仔不可能,他有机会让人给他戴绿子吗?”众人哈哈大笑。

    “下面那个也不可能啊,他有五十多姑娘组成的后宫,还在乎一个两个的?”有人说。

    “这你就不懂了,不知道重视每一个的男人,怎么可能成立后宫集团。”有人装情圣。

    “你懂个屁,你有一个吗?”

    众人正争论呢,剑鬼也已经现了身形到了街口,正如残梦死一直所料,剑鬼一直在追他,只是这回残梦死认真防范,不懒惰,一直也没机会出手。

    看到剑鬼,众人像是找到了真理一样。

    “哇,是这家伙,你看,一定是的。”

    “啊啊!长这样啊,难怪会被戴绿帽啊!”

    “长得是丑点,但还是有点气质的。”

    “嗯,但比我们还是差了些。”

    “那个自然,那个自然。”

    众人的争论好在只是发生在内部频道里,否则下面几人不用攻击,都是吐血而亡,实在是太猥琐了。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银元]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上一页

热门书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