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游之近战法师

游戏 | 蝴蝶蓝

主要讲述了一个超级武者却在学校当体育老师的顾飞,在学生推荐下玩起了网游,但却错误 ...

正文

首页 小说中心 A-AA+ 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手机

             

第二百八十五章 入乡随俗

网游之近战法师 by 蝴蝶蓝

3-1 14:34

 佣兵团的同志都是任务的大行家,他们知道在这类护送任务中,被护送的物品通常是无法放到玩家口袋的,或背或扛或抬,总之都要你摆在光天化曰之下。

    但这一路走来,未见纵横四海阵中有任何人携带此类物品。但是拥有任务却是不争的事实。山道口强盗的冲杀、被截断的乌龙山山路,以及最后带队拦截的索图,这都不是平时应该有的阵场,显然是因为任务而存在。

    此时已经行至本次途经的第一站,终于有人忍不住吐出了这心中的疑惑。

    他以为他提出了一个很关键的问题,谁知其他人都用异样的目光上下打量着他。这人很纳闷,虽然平时伙伴们都叫他小白,但这个问题可一点也不白啊!有什么不对吗?

    正不解,无誓之剑已经笑着对他说:“这位兄弟,你们团长今天白天是不是没来和我们碰面开会啊!或者还是他忘了告诉你?”

    “团长?”此人微微一怔,觉得这个称谓是前所未有的陌生,半天反应过来,目光转向了泥巴一样粘在茫茫的莽莽身边的樱冢月仔。樱冢月仔很忙,完全没功夫搭理他。

    于是也再没有人理会他,队伍继续朝着月夜城方向进发。这一路过后,初来月夜城的云端城玩家已经对这里的民风有了很直观的认识。

    沿途,共遇群架5起,单挑17对。除此一些发生地点比较遥远,玩家们看不太清的尚未计算在内。

    如此彪悍的民风让云端城玩家们咋舌不已,至于为什么要蒙脸,此时已经有了初步了解了。因为路上所见的22起打架事件中,有7起就是因为蒙脸也没能妥善解决问题的。只听得局中人高喊着“你化身灰老子也认得你”,火拼就这么发生了。

    可笑的是当中有两起打到一半时蒙面布不小心跌落,结果双方都是一怔,大骂“你他妈是谁”,结果也没因为是误会而一笑置之,双方蒙面绑好后接着打。当真是旧恨未了,新怨又结;坚持到底,pk不懈。

    云端城这帮组织起来的也都是老玩家了,此时却个个充满好奇欣赏着眼前发生的一切。不过这千人团队倒也足够壮观,所过之处,月夜城的玩家都会立刻退避三舍,警惕地远远观望着。

    大家伙私下自然也是议论不止。如顾飞他们公子精英团这几个来过的,自然是在讨论月夜城的民风比之前又进化了;像柳下、六月的雨这种在月夜城生活有过长期生活的,此时都饱含回归故土的情怀;还有如银月那是和全城都有过节的,不知何时也已经扯了块布绑脸上了。茫茫的莽莽本和他是同类,此时却未做如此打扮,依然故我地行进在队伍间。

    不大会队伍来到了月夜城的城门之下,无誓之剑进行了最后的讲话:“那么现在大家就散了吧!明晚七点,这个地方准时碰面,没问题吧!”

    玩家们应了声后在城门口哄一下四散开去。

    这任务如同前些曰子的对抗赛一样,选在七点后的黄金时段进行。但并不是所有玩家每天只有这时间段有空游戏。如公子精英团,除了顾飞,其他人那就像是活在游戏里一样。此时到了月夜城,任务暂停,但这些玩家还是要继续自己的游戏的。

    只是走了这一路,大家都已经充分认识到了月夜城可不是一个安生的地方。大家没有像平时在云端城那么随姓的自由活动,如公子精英团的那五人,此时正商量着晚上一起去哪刷个怪做个任务什么的。

    “千里,你呢?”五人在行会频道里嘀咕着,顺便问了顾飞一句。

    “我下线了。”顾飞说。

    五人早知如此,于是也没多话。如顾飞这样的准时下线党在整体玩家中是占绝大多数的。但眼下这千人众却都算是云端城的翘楚、高手,这网游高手那一般都是用时间堆砌起来的,在这千人众里,下线党就成了弱势群体。

    顾飞和重生紫晶的姑娘们都是下线党的一份子,在其他要下线的玩家还在四下打听复活点如何走时,他们当中却有六月的雨和柳下这两个熟路子。

    六月的雨一副地主之谊的样子,引着众姑娘朝复活点去。柳下这个真正的月夜城土著却显得比较沉默。她目光紧盯着一处,悄然掏出了口袋中的匕首,发动了潜行。

    这刚迈出一步,突得肩头被人轻轻一拍,这潜行就已经被破坏了,柳下气恼地回头一看,是顾飞。

    “想干什么啊?”顾飞笑。

    柳下用目光说话,她眼睛所注视的方向,茫茫的莽莽正茫然地站在街道的路口。

    “我在月夜城的朋友说她和银月都不见了,原来是都跑到云端城去了。”柳下愤恨地说,“早该想到的嘛,银月都在云端城了,她怎么会不在?”

    银月在对抗赛期间就已经在云端城扬了名,不过柳下只和茫茫的莽莽有隙,倒没迁怒到银月身上。只是茫茫的莽莽在云端城虽然默默无闻,但和重生紫晶的姑娘却是有过接触的,柳下居然没听说吗?

    顾飞很是奇怪,问了下后,柳下也很茫然:“什么时候啊?”

    “就是,那次我们一起练过级,之后的第二天吧!”顾飞一边回忆一边说。

    “那时候……”柳下也回忆,很快反应过来了:“那天之后,我病了,好些天没来游戏啊!”

    “哦……”顾飞也想起,那天下线的柳下的确是状态奇差,随时要倒下的样子。

    “这么说你什么都不知道啊……”顾飞随即将茫茫的莽莽和银月如何到的云端城大至讲了下。

    柳下的确是不知道。银月和茫茫的莽莽的故事也被姑娘们谈论了三两天,不过正巧赶上柳下没有上线。等她再来时,这个话题已经陈旧,无人再挺,于是柳下一直蒙在鼓里,直到对抗赛时银月的佣兵团出了名,才知银月也到了云端城。至于见到茫茫的莽莽,那可就是今天的事了,这一路上柳下竟想着怎么去收拾茫茫的莽莽一下了。

    不过此刻听了顾飞讲述后,心下也犹豫起来。银月这家伙无疑是可恨之极,尤其顾飞这里还能爆出许多其他姑娘不知的猛料。柳下对茫茫的莽莽也有些同情。只不过,毕竟是曾经和茫茫的莽莽有过直接接触,直接对骂,直接交火的人,没这么容易就打发。

    柳下拎着匕首,一时间还在犹豫。

    “其实,你现在想对付她,也没那么容易呢!看到她身边那个家伙没有。”顾飞说。

    “看到了。”柳下语带鄙夷。一路上樱冢月仔在茫茫的莽莽身边上窜下跳,关注茫茫的莽莽的柳下怎会不知,以她的角度,自然倾向于把茫茫的莽莽往一些不堪的方向揣摩。

    “那个家伙也是个高手,你不要看他这么猥琐。”顾飞说,“他们那一帮人,都挺厉害的。”

    “嗯,是都很猥琐,哼,臭味相投!”柳下的心目中茫茫的莽莽无疑是面目可憎的,任何贬义词加诸其身都不会觉得意外。

    只是她这评语刚刚下罢,那帮猥琐众中正好有一人望向了这边,立刻一招手,大声叫道:“醉哥!”

    柳下诧异地望向顾飞,顾飞也是十分尴尬。臭味相投的人,自己也要算上一个吗?

    正不知说什么好,樱冢月仔也看到他,立刻已经率众迎了过来。他身遭火球那帮小子个个挤眉弄眼,心下对顾飞佩服极了。身边随随便便都能有个妞陪着,这是怎么做到的?

    “醉哥晚上有什么安排啊?”火球问着。

    “哦,马上下线了。”顾飞回答。

    “现在就下线啊!”众人怔了怔。

    “和美女们保持一样的作息规律,有助于增长亲密度吗?”这帮猥琐的家伙已经开始从点滴着手,分析顾飞的泡妞技巧。

    顾飞不知这帮家伙正在如此讨论他,只感慨这群家伙难道察觉不到眼前的剑拔弩张吗?柳下这边匕首就在手里,怒视着茫茫的莽莽。茫茫的莽莽也不说话,只是平静地回望着。

    两个姑娘对视,目光交流碰撞出无数的火花,一帮爷们却在旁边讨论着什么泡妞技巧,这是如何奇诡的一幅画面!

    “那个,大家玩着,我们先下了啊!”顾飞拖了柳下意图离开。

    柳下叹了口气,也没反对。顾飞突然把她从潜行里揪出,给她说道茫茫的莽莽和银月的事时,她当然听得出顾飞话中劝解的含义。不管自己是不是接受,却不好驳了顾飞的情面,当着他的面朝茫茫的莽莽下手。

    再找机会吧!柳下心中如此想着,跟着顾飞离去了。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银元]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上一页

热门书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