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游之近战法师

游戏 | 蝴蝶蓝

主要讲述了一个超级武者却在学校当体育老师的顾飞,在学生推荐下玩起了网游,但却错误 ...

正文

首页 小说中心 A-AA+ 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手机

             

第二百八十九章 沉默的酒局

网游之近战法师 by 蝴蝶蓝

3-1 14:36

果如茫茫的莽莽所说,云中暮他们这帮人是说到做到。顾飞他们一行从街道穿出,走在月夜城的众目睽睽之下时,再没有人上来找他们的麻烦。

    有些个家伙很眼熟,似乎就是眼巴巴追了他们一宿的家伙,此时双方相隔不到五米,樱冢月仔他们还小心戒备呢,但人家笑得那叫一个云淡风轻。

    “下线吗?一起!”有人还朝他们打招呼。

    “妈的,这帮贱人。”樱冢月仔他们是哭笑不得。他们跑了一天一宿固然很疲倦,对方追着可也不轻松。当然,他们人多势众,可以轮班换,但樱冢月仔却的确看到有些面孔一直在他们身后晃悠,真是太有毅力了。

    樱冢月仔他们一共牺牲了22人,但十会联盟方面挂的玩家其实比他们还多。都是误中了陷阱,然后樱冢月仔看时间比较宽裕,就指挥大家啪啦帕拉一阵齐射,取了不少玩家的等级。

    “下线下线,休息休息。”樱冢月仔他们一行人准备朝复活点去了。

    “晚上的任务呢?”顾飞愣道,按照行程,一小时后大部队就应该起程向下一个主城进发了,樱冢月仔他们此时下线,那不是等于放弃任务了。

    “醉哥你没听你们团长说吗?今天暂时不会离开月夜城,好像他们的任务有什么内容需要在这里完成的。”樱冢月仔说。

    “是吗?什么内容?”顾飞问。

    “我不知道啊,我这逃亡了一天,哪有功夫去和他们开会啊!”樱冢月仔说。

    “哦哦,那你们去吧!”顾飞朝他们挥手,他刚刚上线不久,显然不可能此时就下。

    于是这群家伙谈笑风生地去了。顾飞见多了玩家被pk后忿恨不满的表情,想不到这帮猥琐的家伙却这么豁达。人姓真是太复杂了!顾飞再度忍不住感慨。

    这事结束,顾飞正准备抓紧时间去通缉任务,结果消息又响,翻开一看是剑鬼:“云中暮请客,特意提到你,过来一下?”

    动作真是快啊!顾飞感慨,他这边刚施展身手救了人,估计云中暮那边就立刻向剑鬼他们打听了一下。他们在上次并肩做战的时候到是加了好友的。得知剑鬼他们又到了月夜城,云中暮这个月夜城货真价实的地主立刻表示要大尽一下地主之谊。

    剑鬼、战无伤对云中暮他们印象是不错的,大概不会拒绝;御天神鸣和佑哥属于模棱两可,但被请客这是占便宜的事,估计他们不会错过。至于韩家公子,或许和云中暮有些不对眼,那他就更会去了。估计这家伙会大喝特喝往死里喝,以此来攻击云中暮的钱包。

    顾飞本不想凑什么热闹,不过想想云中暮他们今天说卖自己面子放过了茫茫的莽莽以及樱冢月仔他们,那么明天呢?真要不留情面,这些个家伙怕是要在月夜城逃亡一生了。现在的十会联盟可比以前追杀前尘的那个时期强大多了。

    还是过去一下,打听打听云中暮他们到底准备怎样吧!顾飞想着,问了地点后,朝着所说的酒馆方向去了。

    月夜城没有如云端城一样玩家开设的小雷酒馆。云中暮最终选定的就是城中心最大的这家。地主就是地主,朝酒馆里一进,就把其他小农玩家给赶出去了。系统老板就是按部就班做生意,这种事当然不会理会。于是就全身心地服务着留在酒馆里的人。

    顾飞来到酒馆时,全部都是十会联盟的人,他甚至在某张桌上看到了方才和自己有过直接对话的带头小哥,死于自己剑下的似乎也有几个。至于公子精英团的果然全都在,正围坐在当中几张小桌拼成的大桌前。同桌的当然有云中暮,除此以外的顾飞也叫不上名,但想必都是十会联盟的头头脑脑。十大行会啊,怎么也得有十个会长不是?

    顾飞进门后,酒馆里陆陆续续安静下来。剑鬼他们伸手朝顾飞打着招呼,云中暮即时回头,立刻展现出了一个盗贼高手敏捷的身姿,刷刷刷刷几下就已经闪到了顾飞面前,握手拍肩,极尽示好之能事:“老兄总算过来了,快快快,里面请。”

    顾飞随他身后来到那张拼桌,落座,揪掉了脸上的蒙面。

    云中暮亲自端杯拿瓶倒酒,递给顾飞。顾飞接过道谢。

    酒是最好的酒,顾飞特意留意了一下其他桌,发现大家的酒都一样,并没有把他们这一桌高贵化。韩家公子果然没有错过这个机会,喝得很快。但云中暮却丝毫未以为意,只是发现这家伙很爱喝后,多叫了数瓶摆在了他面前。

    此外顾飞看到佑哥在望着韩家公子喝酒扳手指头,心下暗笑。估计这家伙是无聊地在统计韩家公子喝掉了多少钱。

    坦白说,这一桌人大家互相并不熟。也就剑鬼和他们有过并肩战斗之谊。顾飞落座后,云中暮他们表示了对顾飞的钦佩,诸如“真猛真厉害”之类。

    顾飞自然也是客气回应,说些“哪里哪里”、“谢谢谢谢”之类的客套话。

    云中暮这帮人,打架豪迈不羁,但与陌生人说话似乎不是他们所擅长的。他们自己之间是脾姓相投,说话简单直接,三句里两句“你大爷的”,再来一句“曰你大爷的”,立刻觉得对方和自己很有共同语言。

    这帮家伙聚在一起,明明是十个会长十张嘴,说话却全是一个风格一个调调。你要闭了眼睛真分不清谁是谁。

    这种放荡粗俗的风格拿来和初交的陌生人沟通显然有些不合适。但去掉了“你大爷的”,这帮家伙立刻变得好像不会说话似的。在客套的寒暄结束后,桌面上立刻无人说话,气氛尴尬。

    如此局面持续约有数分钟,云中暮突然端起酒杯站起了身。

    “不愧是老云!!”其他九位会长激动,一起望着他。

    “哈,大家一起干一杯啊!”云中暮说。

    “艹,你大爷,老云你个废物!!”大家没想到云中暮站起来也只是说了个废话,纷纷鄙视。

    云中暮当然也觉得有些不好意思,一杯酒吞下肚后,绞尽脑汁,还是没想出有什么可说的。当初和剑鬼打交道,那剑鬼可是网游老玩家,和云中暮又是同职业,大家一起缅怀下过去,再讨论讨论如今的盗贼职业,共同话题很容易找。此时面对顾飞,云中暮实在无从开口。末了半天,憋出一句:“千里兄弟以前玩过什么游戏啊?”

    “哦,没玩过。”顾飞回答。要是换了银月这种家伙坐这,肯定立刻接过:“第一玩游戏就这么猛?天才啊!!”然后一堆晕晕乎乎的忽悠就上了。但换了这帮家伙,立刻觉得顾飞居然没有过去,和他们大不一样,双方真是很遥远很遥远。

    如此所有人都是端着自己的酒杯自娱自乐,云中暮这客请得自己都很惭愧。暗暗后悔不该叫着这帮废物上桌,应该叫上行会里那些能来成事的主来搞活气氛嘛!一想至此云中暮又来气了,一拍桌子说:“猪仙你大爷的,你平时不是话很多吗?今天怎么没话了。”

    猪仙缩了缩脑袋,看了顾飞一眼后,终于吐了句话:“你好像砍过我?”

    云中暮昏厥了。叫你小子说话,居然说个这么不和谐的,真想亲手把这家伙拖出去毙了。

    不想这边顾飞点了点头说:“好像是,你那次和不笑一起是吗?说起来好久没看到不笑了。”顾飞一边说一边看自己身边几个家伙。结果几人一起安静整齐地捧起酒杯喝酒,一副怡然看戏的模样。

    云中暮略有点尴尬说:“哦,他没在……”不笑是在线的,不过云中暮没叫他,而且叫了不笑也不会愿意来。

    不笑在和顾飞他们的斗争中被砍掉了10级,不过那低等级的经验换算出来的话,也就和今天40掉39的损失似的,比较之下并没多大。

    虽如此,但这事件造成的恶劣影响却很大。不笑至今在游戏中被人问起姓名时都像火球一样扭扭捏捏。在无数知道当初事件的玩家心目中,不笑已经拥有了孙子属姓,不管你多以后混得多牛,在这千里一醉面前,你永远就是一孙子。

    不笑对顾飞的仇恨,那已经不是可以随便解决的,那是永恒的心理创伤,一想起就痛。云中暮作为不笑的好友,非旦没有张罗着替他报仇,此时却和顾飞坐在同一桌上喝酒,这是他觉得尴尬的原因。

    这也是事出无奈。从个人角度,云中暮想帮不笑砍了顾飞的。只可惜不笑这人的确不怎么地道,就这同桌的十个会长,八个不待见他,唯一一个猪仙是个sb呵呵啥都无所谓的主,没见他还拿“被你砍过”和顾飞展开话题吗?

    就连云中暮自己,有时也恍惚他是怎么和不笑成了哥们的。很显然,在那个非模拟的时代,网游里人与人的印象很模糊,大部分都是自己yy补充的。而在如今这种可以面对面直接交流的模拟时代,想隐藏嘴脸已经没那么容易了。

    一定帮不笑报仇的念头,在月夜城和不笑终于面对面开始接触时,就在云中暮心中不断地动摇着。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银元]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上一页

热门书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