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游之近战法师

游戏 | 蝴蝶蓝

主要讲述了一个超级武者却在学校当体育老师的顾飞,在学生推荐下玩起了网游,但却错误 ...

正文

首页 小说中心 A-AA+ 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手机

             

第二百九十一章 地牢大门口

网游之近战法师 by 蝴蝶蓝

3-1 14:36

此时正是一天之中的游戏高峰期,十会联盟在线人数在4000以上,云中暮一声令下后,十个行会频道里一起“嗷嗷”叫着追查银月下落去了。

    找人、追人、往死里杀,这种活作为月夜城的统治集团十会联盟别说多熟练了。就算玩家们都蒙着面也难不住他们,以他们在月夜城的霸权主义,喊哪个玩家揭蒙面看看没人敢有意见。

    不过这四千余人轰轰烈烈沸起的热血很快就熄了,因为一个很现实的问题摆在了他们面前:银月根本不在线。

    以银月之精明,早就已经想到他在月夜城现身会相当不妙。他已经打定主意,在月夜城逗留期间他是绝不会上线的,他甚至没有在月夜城上一下户口。不怕一万,就怕万一。银月深知如果自己一旦被盯上,等待他的将是无休止的轮回。所以,要死也得死回云端城,在月夜城死去活来的,那自己这游戏生涯恐怕就真毁了。

    云中暮这边发动完了群众,酒馆里的人都张罗着准备出发时,发觉了这个很扫兴的问题。

    “大爷的,这狗东西还是这么狡诈。”酒馆中和银月打过交道的故人已经骂上了,而且还揪出了一些银月以前的破事拿出来数落,让顾飞五人叹为观止。

    “银月的生涯也是挺传奇的。”佑哥感叹。

    “嗯,不过看起来,他的传奇可能要到此为止了。”御天神鸣说。

    酒馆方面,云中暮正在做出指示,七大职业安全区,全部留人盯守。上线的骑士职业都会受到严厉的盘查——其实主要也就是揪下蒙面看看。一般玩家看到十会联盟所属行会的徽章,都会忍气吞声配合一下。有抵抗念头的……坦白说,会抵抗的不管是不是银月都会被干掉,所以说银月理论上已经没有可以脱身的机会了。

    “哼……顶多杀一次罢了。”韩家公子听着顾飞他们在佣兵频道里议论,忍不住插话了。

    “为什么?”御天神鸣问。

    “这种时间银月都不在线,摆明了就是在躲。他既然意识到了危险,以防万一,就决不会在月夜城上户口,一挂就会死回云端城。明白?”韩家公子说。

    “有道理啊!”几人不光点头表示赞同,还迅速把韩家公子的推断反馈给了云中暮,云中暮一听觉得很有道理。搞这么大排场,只杀银月一次,这实在不能让人产生一丁点的快感。

    “老云,要不要叫些兄弟先去云端城那边的骑士营地堵着。”有人提议。

    “这个……”云中暮比较踌躇。云端城那可就不是他们的主场了。银月现在在云端城发展至何样?结交了多少朋友?这点顾飞他们都答不上,他们仅知道银月有个40人的佣兵团而已。除此之外,回想银月的为人和外交手腕,几人均觉得不能太低估他的能量。

    仅顾飞和银月同坐一次牢便知道,这家伙是很擅长交友的。而且与云中暮他们不同的是,云中暮他们只结交他们看得上眼的,比较对脾胃的。你让云中暮和韩家公子成为朋友,几乎不可能。至于银月,此人虚伪善变,散网打鱼,和谁都称兄道弟,即使阴起你的时候,都是笑盈盈的不动声色,比云中暮难对付多了。当初他们两伙人在月夜城的地位关系就是力证。要不是顾飞他们的相助,云中暮这帮家伙至今还被银月踩在脚下呢!

    而且云中暮上次在云端城已经被银月阴过一次了,现在想来,觉得就是全联盟4000余人都杀将过去,也未必保险。

    思前想后,云中暮心念一动,问顾飞他们:“你们这次任务到底是什么内容啊?”

    “帮那行会把东西护送到目的地。”顾飞他们回答。

    “那么下面还要经过其他主城喽?”云中暮眼睛一亮。

    “嗯……要过五个主城,我记得当初是这么说的。”佑哥回答。

    “你是想……”五人都猜出了云中暮的心思。

    “银月在月夜城不敢上户口,那么就让他安生走过这一段,在下个主城,他不可能再这样了吧?那时候我们再出手,把他一举拿下。他再有手腕,一个他也没去过的主城,总变不出什么花样来了吧!”云中暮侃侃而谈。

    “嗯嗯嗯!”大家都点头。

    “很好,那就挑些兄弟,咱们跟着云端城的这帮兄弟一起上路,等到了下个主城的时候,再叫银月好看。”云中暮意气风发。

    酒馆里一片叫好声,个个慷慨激昂主动请缨。

    云中暮一眼扫去,沉声道:“有些个兄弟都后来的,就不要争了,咱们把这次欺负银月的机会留给之前被银月欺负给的弟兄们吧!”

    “对对对!!”猪仙第一个站起来,重重一拍桌面:“我欺负不死他!!!”

    酒馆里哄堂大笑。猪仙的积极响应,首先就暴露了一个问题:这家伙以前被银月欺负得很厉害。猪仙反应过来,也很不意思,晒晒地坐了回去。

    如此云中暮他们如何在行会频道里挑选人手,顾飞他们就不得而知了。总之五人就这么观赏着这帮银月的仇人们如何安排一场玩残银月的好戏。

    “会不会太残忍了?”战无伤问剑鬼。

    “你觉得呢?”剑鬼问御天神鸣。

    “我很期待。”御天神鸣说完又望向顾飞。

    “他们这么多人,看起来是不想我帮忙了。”顾飞失落。

    佑哥拍了拍他,表示安慰:“还有其他更有意义的事。”

    “什么?”顾飞望向佑哥。

    “快七点了。任务!”佑哥说。

    “今天不是逗留月夜城吗?”顾飞奇怪。

    “今天是不需要赶路了,但任务还要继续。忘了吗?咱们还一直没看到纵横四海到底是要护送什么东西呢!因为护送的东西是今天在月夜城领取。”佑哥说。

    “为什么我都不知道。”顾飞很费解。

    御天神鸣拍了拍他:“你多上上线,就什么都知道了。”

    显然,每晚7点后的高峰时期是聚齐人手进行任务的主要内容。但如之前一些情报啊,计划啊之类的内容,大家都在凌晨、白天之类有过讨论商议的,这种时候顾飞都不在场,也难怪他不知了。

    如此五人起身向云中暮他们告辞,云中暮将五人一直送出酒馆,不往嘱咐了一声:“如果看到银月,不要忘了知会兄弟一声啊!”在确定了计划后,为了不让银月起疑,云中暮已经撤出了各个复活点。

    “放心吧!”五人说。

    “对了对了,你们下一个主城是哪里?我看能不能提前做个准备。”云中暮说。

    “白石城,好像是。”佑哥回答,“但具体怎么走,我们也不太清楚。”

    “哦,谢了。”云中暮点了点头。

    “对了老云!”御天神鸣突然开口说话了,“你们和漂流有没有什么过节啊?”

    “漂流?头号法师?这个……没打过交道啊!”云中暮有些不解地望着御天神鸣。

    “唉,真可惜。”御天神鸣很遗憾地说。

    “哦?”云中暮已经明白了些什么,“是不是兄弟和这小子有什么过节?没关系,一句话的事,我可以让他出不了月夜城。”

    “那敢情好啊!”御天神鸣大喜,“就把他……”

    话还没说完,这边顾飞已经一伸胳膊,把御天神鸣的脑袋夹到了自己胳膊下,止住了他说话。朝云中暮笑道:“小孩子乱说话,不要理他。”

    “是啊是啊,喜欢胡闹,别和他当真。”战无伤也说。本来御天神鸣要挣脱顾飞的钳制并不难,但现在战无伤过来换了手,直接把他挟在胳膊下面拎了起来。

    “走了走了!”佑哥代表大家向云中暮道别。五人转身去了。“战无伤你个王八蛋,放下我!!”御天神鸣呐喊着,四肢乱蹬,就这么五人的身影从云中暮视线中渐渐消失了。

    “慢,慢走啊……”云中暮这才反应过来,愣愣地挥了挥手,顺便抹了一把汗。

    月夜城的地牢门口,来自云端城的玩家团聚于此。无誓之剑站在门前的台阶上,比其他玩家高出了数个脑袋,表情严肃,抬眼扫过台阶下的玩家,觉得人数也差不多了,这才沉声道:“各位,今天这点内容,原本想着不需多麻烦的。但这一路过来,我深刻意识到本次任务处处埋藏着凶机,所以还是把大家聚集起来以防万一。请诸位做好战斗的准备,或许战斗就将在下一刻打响。”

    他一说完,倒影年华立刻也上了台阶,手四处比划着,像是在演哑剧。不过事实上他的话全在频道里讲了——行会频道和他与团长们的队伍频道。不大会,地牢门口玩家分伙各占要地,做好了迎接来自任何方向战斗的准备。

    无誓之剑表情严重地点了点头,反手也掏出两把长剑,缓步来到地牢门口的卫兵身前,先摆好了随时可以战斗的架式,然后,和npc卫兵说话了。

    “靠!!”两句话后,无誓之剑愤怒地咆哮。所有玩家一振,目光警惕打量向四周。敌人,敌人在哪里!

    “妈的……”无誓之剑又追骂了一句,脸上是死了全家的表情,回过头来对着众玩家说:“grd的要老子交钱。”

    “靠!”所有玩家朝无誓之剑比划中指。

    “是不是不用战斗了?”有人高声问。

    “还是等等,大家先不要散,继续提高警惕。”无誓之剑说。

    于是玩家们也不敢大意,继续凝神注视。顾飞他们精英团也占据着某一方位,此时态度和其他玩家到也没什么两样。但就在他们的身遭,时不时有过往的应该是月夜城的玩家,总会略作停留,然后目光在顾飞身上打量一下,然后再看看四周,踌躇一下后就转身离去。

    “怎么搞的?”顾飞很奇怪,以他的敏感度,当然注意到了这些人对自己的留意。此时顾飞没有蒙面,没有拿剑,只一身黑色法袍,右手插着口袋,左手摸着下巴,怎么看也和一个寻常玩家没什么两样,没理由会受到如此注意。

    说下来还是剑鬼他们经验丰富,在注意到这细节后,又前后联想分析,最后问顾飞:“你身上又有多少pk值?”

    “啊?14点!”顾飞说完也反应过来,一敲大腿说:“你看,我就说嘛,月夜城真是个好地方!!!”

    在云端城,通缉任务是大冷门,基本没人会做。但在月夜城这个多杀戮的地方,抓紧时间洗掉pk是必须的,通缉任务市场异常火爆。而一面洗着自身pk,一边用多捞的分得点奖励,何乐而不为?于是顾飞这种高pk的通缉犯就是一块香馍馍。

    而这种能把pk值杀到这么高的家伙,以月夜城玩家的经验,多是某团伙中的主力炮台法师。这种时候,或许正在团队协助下洗着pk值;也或者还在继续pk或练级……总之,有不少赌徒心态的玩家不过放弃这种大肥肉,先领了来看看有没有可乘之机再说。

    结果照着坐标找来,发现可乘之机没有,一点都没有。

    想到过这法师不会背这么高的pk值落单,却也没想到他有这么多的同伙。整个地牢门口都被挤得熙熙攘攘。如此庞大团队,却不是十会联盟,这帮人什么来路?

    这些个玩家就这么疑惑着,从顾飞附近走过,望顾飞吞两口口水,终究没人敢在这千人团队中吃这块肉。

    “我说,这边看起来也没什么事,我去别处转转啊!”顾飞说。

    几人斜视。顾飞这点心思谁还看不出?显然就是看穿那些领通缉任务的玩家看到他们人多所以不敢动手,于是顾飞主动给这帮家伙制造机会,让自己处在落单的情况,好让这帮家伙来攻击他。

    顾飞也就是给几人知会一声,当然也不是和他们商量。说了这话后就立刻闪人了。

    “啧啧啧!”几人摇头。

    “作孽啊!”战无伤感叹。

    “走哪都是一祸害。”御天神鸣说。

    “应该给他帖上标签:危险!生人勿近。”佑哥说。

    “可怜这帮想洗pk值的孩子了。”

    “有pk值的话,死了得掉两级吧?”

    “10点pk以下的话,两级。”

    “太作孽了……”几人一起为那些即将削在顾飞剑下的等级祈祷着。

    顾飞兴冲冲地离开了团队,走到一个自认不会有人再误会自己身边有多少同伴的地方,继续摆上了之前那个沉默的造型。

    没过一分钟,顾飞已经发觉身后有人,兴冲冲地拔了剑转过身,却立刻怔住:“怎么是你啊!”

    “很无聊啊,看到你鬼鬼祟祟溜来这边,所以来看看,你干什么,在这摆什么造型?”跟顾飞过来的是细腰舞。早在佣兵大战当队友的时候,细腰舞就和顾飞一样耐不住寂寞,尤其不喜听战前的那些严肃的动员会。

    就地牢门口这枯等,细腰舞早就不耐烦了,无聊得东张西看,发现这边顾飞悄然离开,于是前后脚地就跟了过来。结果过来看到的顾飞和之前一样是傻站,很失望。

    “我啊?我是……”顾飞这才说了四个字,已经有一道箭矢朝他急飞而至。有顺着坐标追来的弓箭手玩家,看到这孤单法师,觉得是撞着大便宜了,迫不及待就放出了这一箭。

    顾飞一侧身闪这一箭,抬眼朝来袭的方向望去时,看到是一道红色的人影,细腰舞已经一个疾行飞奔过去了。

    “靠!”顾飞郁闷。这弓箭手离得颇远,以细腰舞的速度,顾飞即使用上瞬间移动,也是无法后来居上的。这一人俨然是要被细腰舞给抢掉了。

    那弓箭手显然并没有留意到顾飞和这女人认识,突见这盗贼杀将过来,稍稍怔了一下。不过开始他并没有太放心上,女玩家嘛,一般人都会觉得水平非常有限。这弓箭手正准备跑位进行风筝战法,突得惊觉这盗贼距离自己已经没有几米了。

    “怎么会这么快!”惊叫声中,细腰舞早已经冲到了他的跟前。这人惊慌失措转身想跑,面对盗贼这可是一个极大的技术失误。直接卖了身后给人家,盗贼不用自己跑位都可以用技能了。细腰舞伸了手腕,一个背刺捅出去,世界清静了。

    “喂,这人为什么要……”细腰舞转过身朝顾飞说话,想问他怎么会被人杀,结果却看到顾飞也正和一盗贼战在一起。

    说战在一起其实已经夸张了,细腰舞转过来的时候,顾飞一剑撩起的火光正把那盗贼给燃烧掉。

    “哎!”细腰舞正想再问,那边街道又传人声:“啊呀,在这里,快!”

    这次从街角是直接转出了四个人,一看到顾飞立刻冲上,推着当中一人喊道:“你先上。”显然,任务的只是此人,其他就是过来帮忙压阵的朋友了。

    结果更快一步的又是细腰舞,先一步拦在前面,插了那个“你先上”一刀。“你先上”甚至没搞清发生了什么就挂掉了,临时只发现好像是个美女把自己给插了。

    其他三人大惊。不过此时他们通缉任务的朋友已经牺牲,对他们来说继续下去没什么意义。原是想闪人的,结果却是细腰舞不放过他们,几个箭步已经冲到他们跟前,三人不敢再跑,连忙转身准备迎敌。

    细腰舞突得又退了两步,猛然间人已经不见了。

    “潜行!小心了!”经验丰富的月夜城玩家立刻背对背摆了个三角形靠立,不给细腰舞背后偷袭的机会。

    可惜细腰舞根本没想着是要偷袭,以她的风格,其实潜行都是懒得用得,只不过因为新搞了个“隐秘行动”,所以想在pk中试试罢了。

    月夜城玩家经验再丰富,这种技能却还没接触过。某人被细腰舞迎面捅了一刀,却不见身前有人出现,完全茫然了。细腰舞跟着再来一刀,这人就在连对手都没看到的情况下壮烈了。

    接下来的两个也没好过到哪去,细腰舞左一闷棍,右一背刺,之后现出身形将两人结果。实验结束,考核结果,喃喃自语:“挺变态的,不过,蓝下得太快了。”

    隐秘行动每秒消耗法力上限7%,也就是说顶多使用14秒。而在这14秒中,如果用了技能攻击,那还会额外的用去一些法力,所以14秒只是理论值,实战中可不可能坚持这么久。细腰舞之前疾行过,背刺过,法力本就不满,刚才这实验连10秒都没坚持。到最后闷棍背刺对付了最后两人后,立刻因法力用尽现了身。

    此时拿了水果准备补充,顺便回身想向顾飞问话,结果……

    “怎么还有啊!”细腰舞尖叫,那边顾飞又和人战上了。

    地牢门口,战无伤和御天神鸣这一老一少敏锐的色狼耳朵突得竖起。两人互相对视:“听到没有?”

    佑哥皱眉:“我好像也听到了。”

    “是女人的尖叫。”

    “嗯,千里去的方向……”

    “他在干嘛?”

    战无伤脸色微变:“太残忍了吧,难道他会对美女下手?”

    所有人望向他,齐声回答:“他会的。”

    “去看看吧!”几人其实在这地牢门口也挺无聊的,立刻也转向朝那边去了。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银元]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上一页

热门书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