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游之近战法师

游戏 | 蝴蝶蓝

主要讲述了一个超级武者却在学校当体育老师的顾飞,在学生推荐下玩起了网游,但却错误 ...

正文

首页 小说中心 A-AA+ 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手机

             

第三百零四章 月夜鉴定师

网游之近战法师 by 蝴蝶蓝

3-1 17:24

无誓之剑一口的哀怨腔调,把事情原委从头到尾细讲了一遍。公子精英团六人听得很痛苦,因为忍住不笑其实和忍住不哭是一样的痛苦。

    无誓之剑唉声叹气地讲了一遍,末了很疑惑:“你们说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六人面面相觑,韩家公子咳嗽了一下说:“呃,会不会是什么任务情节?”

    “我们也这样想呢,这不,先跟着看看他们这到底是要做什么!”无誓之剑说。

    结局没有出乎大家的意料,那一大堆子玩家被卫兵押送回城后直奔地牢,就这么在大家眼睁睁地注视下消失在了地牢那黑洞一般的门口。

    坐牢虽然会被强行切断所有消息,不过倒是有可以探监的设定。想探监就是一个字:钱。只要交钱,除了保释,进去和里面的犯人做什么都行,而且没有时间设置,深受恋爱中一刻都不能分离的男女们喜爱。

    无誓之剑在手下被关入牢房,接着那队npc卫兵离开后,这才小心翼翼地走了过去。拿出的劲道和他敲阿德里安家门时是一样的。三分向前,七分已经准备后撤。他是担心系统大神立刻识别出他是那份犯罪份子的老大。

    结果他担心的事完全没有发生,地牢守卫依然像平时一样照章办事,无誓之剑缴了一笔不菲的探监费后,进去慰问他的兄弟们了。

    坐牢的玩家和无誓之剑一样抓瞎。他们比无誓之剑多清楚一点的地方只是知道他们要坐四个小时牢而已。至于什么原因,系统没有发出正式消息,只是在npc之间的交流对话中频繁出现“强盗”的字眼,让众人觉得委屈之极。

    在他们看来,他们仅仅是做了一个包围阿德里安的举动……说起来,这举动的确很像是强盗。但没听说过包围一下npc就会被卫兵捉起来坐牢啊!npc什么时候也这么有人权了?坐牢的玩家都很愤怒。

    无誓之剑进去的时候就很消沉,出来的时候,无誓之剑的表情看上去已经像是要沉伦了。望着在地牢外面候着他的公子精英团的人,半晌才反应过来,问道:“你们还有事?”

    韩家公子叹气:“你忘了吗?纸条拿过来让千里去找阿德里安试一下。”

    “哦……”无誓之剑此时处于六神无主状态,没怎么想就掏出那张字条给了顾飞。

    “他们坐牢要多久?”顾飞接过字条问道。

    “四小时!”无誓之剑回答。

    “那今天不能再继续任务了吧?”顾飞问。

    无誓之剑点了点头,接着目光又转向韩家公子:“其他佣兵团长你可以联系到吗?”

    韩家公子摇了摇头。

    无誓之剑一脸崩溃的表情:“md,还得去知会这些人一声。”很显然,平时负责联系这帮家伙的是倒影年华,无誓之剑这个会长似乎并不屑于处理这些杂碎的琐事。

    “那我这个也明天再继续吧?”顾飞朝无誓之剑扬了扬小纸条。

    “当然。”无誓之剑望着那小纸条就心烦,索姓眼不见为净,和几人随便招呼了几句后,就骂骂咧咧地和他的其余兄弟们去了。

    “我们……现在就去试试?”顾飞征询其他五人的意见。

    “当然,不然晚上怎么睡得着。”佑哥说。

    “你们晚上睡觉的吗?”顾飞疑惑。

    “废话!”五人斥责顾飞不把他们当人看。

    一路打听,一行六人终于找到了月夜城的系统鉴定师:一个巫师状的蒙面女人,月夜城所有玩家的鉴定术老师。

    “账本拿来。”顾飞朝韩家公子示意。

    “等等!”佑哥发话了。

    “怎么?”大家一起望着佑哥。

    “先让我来试试,验证一下这任务是不是必须得是和狼人有交情的千里才能完成。”佑哥说,“看看平行世界这鬼设定到底是个什么逻辑。”

    “这样的话,不能你试啊!你是和千里一起去见的狼人的,从常理上讲,你似乎像是和千里一起接了这任务一样。”剑鬼说。

    “有道理。”佑哥点头。

    “我的试吧!”剑鬼伸手要过了纸条和账本。

    顾飞望着这帮家伙行事。他们对网游孜孜不倦的研究让顾飞都有些感动了。如果有这么多人对功夫具备如此精神那该多好啊!

    拿了字条和账本的剑鬼,向鉴定师提出了鉴定这两者字体的要求。大家都担心npc不懂他们在说什么时,鉴定师已经点着头竖起了两根手指:“两百金币。”

    “我靠!!!”六人齐骂。

    “太无耻了!”

    “歼商。”

    “卑鄙。”

    “系统穷疯了。”

    “游戏公司要钱不要命啊!”

    批斗讨论会进行了足足十分钟,剑鬼有气无力地打断了大家:“喂,到底是鉴定还是不鉴定啊?”

    “鉴定,羊毛出在羊身上。”韩家公子说。

    于是剑鬼掏了二百金币甩给鉴定师后,将字条和账本递了过去。

    鉴定师拿过字条瞟了眼,跟着拎起账本“哗啦啦啦”一通翻,在六人猜测她准备在哪一页停下时,鉴定师已经把字条和账本递了回来:“是同样的笔迹。”

    此鉴定过程前后没超过5秒钟,六人甚至没来及经历一下屏息凝视的紧张时刻就已经宣布结束。两百金币就这么花出去了,却一点都没体会到娱乐姓,六人纷纷觉得系统真是太贱了。既然收了这么高的价,起码摆点鉴定造型,如此走过场一般的敷衍真是让人不爽。

    不过无论如何,既然系统已经发话,那么已经说明了两件事。

    第一,阿德里安是货真价实的幕后黑手;

    第二。这情节并不是只有顾飞可以完成,韩家公子藏了阿德里安的账本,把纵横四海祸害的不浅。

    “现在就算完成了情节?回去找阿德里安他就会承认了吗?”剑鬼问大家。

    大家也很疑惑。平行世界里的逻辑和现实一点都不平行。有时可以像现实一样进行推测猜想,有时又是像网游一样的设定规律,它就是这么变幻莫测的折磨着玩家们的神经……

    为防万一,六人要求鉴定师出示一个证明,证实这张字条和账本出自同一个人的手笔。六人以为,这个鉴定证明将成为让阿德里安认罪的重要道具。

    “证明?我的话就是证明!”蒙面女人令人意外地高姿态。堂堂六大高手就这么被一个npc给鄙视了,六人很是不忿地离开了。

    “现在去找阿德里安吗?”

    “去啊,不去怎么睡得着……”

    于是六人再次上路赶往夜光村。路上到是遇到了不少回城的云端城玩家,被无誓之剑告知今天暂时无法继续前进后,大家鲜活地被浪费了一个晚上,此时也都很不愉快。

    “纵横四海这趟任务,看来会得罪不少人呀!”佑哥望着这些不开心的玩家感慨。

    “缺乏职业佣兵的素质。”韩家公子说。五人齐齐望向他。

    “也包括我们。”他继续说。

    “切!”五人鄙视。

    “这么些个乱七八糟的佣兵团聚在一起,根本不可能成为一个团结的整体。纵横四海这趟任务如果能成功,算他们走运;如果失败,肯定就是毁在他这个败笔上,大家走着瞧好了。”韩家公子说。

    “你这人……怎么看着像是盼着他们失败啊!”顾飞说。

    “只是对这氛围不爽而已。请了我们过来,却又没有充分的信任,啧啧,真以为花点钱就可以让别人尽心替他办事了吗?一看就不是当老板的材料。”韩家公子说。

    “我觉得你又把人想深刻了……”顾飞说,“他们未必是不信任,只是你频繁的敲诈把人家敲怕了。遇事都开始回避咱们,你看这事畸形的。”

    “敲诈?如果真是敲诈就不是这些价了。那是他们的心底的妒忌心理在作祟,他们忌恨每到关键时候总得我们出面才能过关,所以才会刻意回避让我们帮忙。坦白说,我们不过是六个人,你以为他们支付给我们的费用会比给黑手佣兵团的一百人要多吗?告诉你,差远啦!我们大概也就值黑手佣兵团二十个人的价钱!”

    “太过分了!”顾飞怒了,“黑手佣兵团二十个人我一个人就干掉了!”

    “所以说嘛!根本没有敲诈。我开出的价钱都是合情合理的。”韩家公子说。

    一旁的剑鬼推了推他:“有敲诈的,你把他们的账本给藏了。”

    韩家公子鄙视他:“这不是敲诈,这是在争取生意。”

    众人无语。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银元]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上一页

热门书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