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游之近战法师

游戏 | 蝴蝶蓝

主要讲述了一个超级武者却在学校当体育老师的顾飞,在学生推荐下玩起了网游,但却错误 ...

正文

首页 小说中心 A-AA+ 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手机

             

第三百零九章 杀气弥漫的中心广场

网游之近战法师 by 蝴蝶蓝

3-1 17:29

如云中暮他们所料,进了城的玩家没有再团聚一起,数百人呈鸟兽散。其中直奔最近复活点的占绝大部分,云中暮相当紧张,如果银月也是夹杂在这一半人中的话,那么他们依然不敢动手。

    不过好消息很快传来,精神抖擞的监视兵来报:“发现银月!!”

    “朝哪个方向?”云中暮连忙问道。

    “看起来是要去仓库收拾一下。”监视兵回答。

    “盯好了,等他们人散干净些。弓手靶场那边准备好了吗?”云中暮问。

    “准备好了。”

    “银月果然是去仓库……不过这边玩家比较多,还有好多白石城的,在这里动手很不方便。”监视兵报告。

    “盯好他就行了。其他人开始向西门仓库到弓手靶场沿途集合。”云中暮下达指令。

    “明白!!”

    “和银月一起的同伴有多少人?”云中暮问。

    “一起去了仓库的大概是四五十人。”监视兵回报。

    “人不少啊……”云中暮沉吟,“如果他们继续同行的话,我们恐怕得等纵横四海的大部分人下了线才行。”云中暮当然不是要给纵横四海面子,只是因为对手人数不少,战斗恐怕不会很短暂,虽只四五十人,但不能忽视银月那个可怕的战阵技能。

    如果不等纵横四海的大部队下线,一旦不能很快拿下,拖到纵横四海的人回头帮忙,那可又是白忙一场。而且这一击不中,就已经打草惊蛇,以银月的狡诈,想再找一次机会可就没这么容易了。

    “一击必中,不容有失!”云中暮挥拳,“靶场那边的,云端城的人过去那边下线后你们来个消息。”

    “收到。”

    “纵横四海带头的人到哪里去了?”云中暮问监视兵。

    “这个,我没注意啊!”监视兵说。

    “除了盯梢的,所有人向弓手靶场靠拢,我们将在这里集中一切力量发动全力一击。”云中暮说。

    “银月离开仓库了!!!”监视兵急急吼道。

    “和别人一起吗?云端城的人下线了没有?”云中暮急问。

    “又散了一些人,银月和十来人朝一个方向去了,我跟着呢!”

    “没去靶场方向?”

    “没有!”

    “报坐标!所有人向坐标方向接近,全部单独行动。”云中暮连忙道。

    “这个贱人,看得出是要去哪里吗?”云中暮问。

    “这个……我不太清楚……”监视兵答不上,毕竟这里不是月夜城,他对城市结构还很陌生,不至于看看对方的走向就判断出去哪。

    “别急别急!”云中暮一边对手下兄弟说,一边也是提醒自己冷静点。

    “银月应该也是第一次来这个主城。”云中暮分析着,“我们为了收拾了所以特意了解了一下城市结构,但他只是在此逗留一天,肯定不会花这功夫,所以他一定不会认得路。想去什么地方,恐怕临时还得向本地的玩家打听。所以,如果看到他和什么人说话后,就在他离开后去问一下,一定可以问出来。”

    “老大神机妙算啊,这家伙果然在和街边的玩家说话了。”监视兵喜道。

    “行啊老云!”就在云中暮身边的猪仙重重拍了他一下:“脑袋转得挺快。”

    “你大爷的你是猪我又不是。”云中暮一边鄙视猪仙一边也和身边几个兄弟朝此时银月所处坐标方向移动,同时静静地等着消息。

    “老大问到了!!”这边的监视兵已经喜道,“银月他们是要去一下拍卖行!”

    “全体向拍卖行集中,速度!!!”云中暮下了命令,同时很得意地向身边的猪仙吹嘘:“就知道这孙子不认识。”

    “拍卖行这在所有主城不都是在中心广场旁边吗?这还用问?难道是圈套?”猪仙说。

    “靠!你当你是上帝视角啊!把你朝城市哪个角落一扔,让你直奔中心,你找得到吗?你大爷的,你就是被银月杀怕了,还圈套!我呸!”云中暮一顿痛骂。

    猪仙没敢支声。他比较惧怕银月在他们这帮老兄弟里是比较出名的。当初是怎么玩也玩不过银月,死活就是被欺负的命,心里都有阴影了。

    在云中暮“速度速度”地催促声中,除了骑士营地预留的伏兵,其他人已经全向白石城的中心广场——拍卖行的所在地会聚而来了。

    银月一行人是走得优哉游哉,云中暮他们可是暗地里在急行军,一些速度突出的职业都抢在银月前面赶到了,就是战士牧师之类的,也不会比银月他们慢多少。

    “老云,直接动手有些仓促,准备不周这家伙没准会溜掉,先让他去里面逛着,咱们在外面抓紧时间布置一下如何?”有人提议。

    “嗯,这样好,正好那边该下线的也差不多了吧?”云中暮问着。

    “下了,来靶场这边的已经下了。”那边玩家报告。

    “有没有看到他们的会长,是个战士,呃……”由于兄弟们都不认识无誓之剑,云中暮想着怎么描述一下时,却听得那边的兄弟已经回答:“嗯,有的,已经下了。”

    “咦,你认识?”云中暮奇怪。

    “呵呵,有这么一个战士,带着大家到了靶场后还当众讲了几句,一看就是会长嘛!”兄弟报告。

    “哦……”云中暮暗自嘀咕了一会。他也是当会长的,但可没有这带着大家下个线也要讲两句的毛病。

    这会的功夫,云中暮亲率的一行人也到了拍卖行附近,他们也是来得较早的。看到已经先到的一干弟兄都假装没事人一样在广场四下闲溜,云中暮非常满意,觉得大家掩饰得都很好。当然,像云中暮、猪仙这种银月的老对手老相识是不可能这样闲庭信步的。这些人此时都暗藏在街道当中。云中暮一看这局面,倒也不用再怎么布置了。每个街里都有人,等银月到时从拍卖行出来时,直接就把他包围了,他除了上天入地根本就没别的去处。

    “银月什么时候能到,我看现在就可以……”云中暮这边还在输入消息呢,突得就觉眼前华光一阵,银月那一身璀璨生辉的骑士亮银甲已经闪现入云中暮的眼帘。银月正和他的几个佣兵团伙伴一起朝拍卖行走去。

    “靠!叫你nb,一会有你哭的时候!”云中暮暗骂。一边通知诸多手下:“银月已经到了,还没过来的都大爷的速度点。”

    这么一个简单指令,云中暮下达起来可十分麻烦。因为他们是十会联盟,成员来自十个行会,就算是一家,系统却没给提供一个联盟频道。所以云中暮的身边跟着分别来自其他九个行会的成员。云中暮这说个什么话,另九个频道一起现场直播,然后有什么反馈再由身边的九人通知云中暮。

    这的确是无比麻烦,不过十会联盟组建也有些曰子,大家基本也已经习惯了。

    此时,处在紧张气氛中的已经不只白石城的这三百多人。身在月夜城在线的所有十会联盟玩家都知道出去搞追杀的这帮家伙就要开花结果的。大家都很自觉地保持着行会频道的干净,静静地等待着转播。

    银行一行一共十二人,穿过中心广场后进了拍卖行。十会联盟的人纷纷拿眼神交流,未露丝毫破绽。

    此时还有些没到的,云中暮一边催促,一边在连通中心广场的所有街道安排了人手,就等银月再出来时把他包饺子。接着又招了几名盗贼潜伏在拍卖行门外,等他出来就把门暂且堵上。拍卖行那也是安全区,是无法pk的,可不能让银月再逃进去。

    如果此时顾飞身在这中心广场,一定可以感受到来自四面八方浓郁的杀气。

    云中暮此时心中唯一一点小遗憾,就是云端城公子精英团的那几个弟兄都没在,不能欣赏到这围杀银月的盛况了。

    “大家注意,银月要出来了!”有跟进拍卖行的兄弟发来消息。

    果不其然,这话刚罢,拍卖行的大门一看,银月一行人乐呵呵地从内穿出,那脸明白地写着是四个字:不虚此行。

    “嘿,马上让你知道什么才是真正的不虚此行。”云中暮心中暗道。突然一怔,只见银月脑袋顶上旋过一道火光,一记法师的天降火轮瞬间形成,一点不见犹豫地兜头砸下。

    “我艹他妈的,哪个手贱的?”云中暮勃然大怒。按计划是要等银月离开拍卖行一段距离,然后由在广场中假装无聊的成员们先上,然后各街道暗藏的人再穿出,小包围、大包围,内围外围,让银月无处可逃。

    而这一个天降火轮,的确是炸到了银月,但同时也把潜行在那里的盗贼全被炸出来了。

    银月受了法师攻击,再看到身边突现几个盗贼,立刻意识到这是什么突发状况。扭头就想冲回拍卖行时,几个盗贼只能拼死上前拦下。

    此时银月一行人已经尽出,但拍卖行的门却没有关上。数名战士凶神恶煞冲出。几个盗贼一看不认识,连忙挥手抵御,可怜已经中了一个天降火轮的盗贼,正面对抗着实不是战士的对手。

    云中暮这时当然没去忙着追查到底是谁手欠,早就带着所有弟兄抓紧时间冲杀出来了。

    于此同时,就见位于中心广场的银行、交易所等等一起房门大开,也是大伙的玩家从中冲了出来。

    “怎么回事?”云中暮有些茫然。

    “我艹,是蓝易,蓝易!!!”猪仙狂吼。

    云中暮闻声回头,果然看到一名水蓝法师袍的法师,正是当初的前尘行会副会长:蓝易。

    “我曰,难道真是圈套!”云中暮四下一望,从屋里冲出的玩家着实不少。银行、交易所这些可都是大型建筑,内里的空间容纳成百上千人完全不成问题。而之前那个手贱的天降火轮自然也有了解释,那当然不是自己人扔的。

    云中暮也早就怀疑,以他们这班身经百战的弟兄,怎么会在大战之时搞这种无厘头。

    “先撤吧!”猪仙有些哆嗦。一听是中了银月圈套,他不由自主地就冒虚汗。

    “撤你大爷,你个孙子,哪里像是跟老子混出来的,十会联盟4487名兄弟,就你关键时候总想当孙子!”云中暮冲着猪仙一通狂吼,转着拔了匕首就朝蓝易方向扑去。

    这就是月夜城玩家的风骨。在战前,他们也会有谈判,有计划,有布置,有下套……但是一旦开打,永远都是一往无前。就是四个字:赶尽杀绝!占上风时,赶尽杀绝对手;落了下风,那么就拼至被对方赶尽杀绝。

    永远没有退缩,永远没有回避。云中暮一直坚信,这样的人才是他真正的兄弟。

    “妈的,拼了!!!”被云中暮甩到了身后的猪仙突得一声怒吼,挥舞着巨斧,紧随云中暮冲出了。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银元]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上一页

热门书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