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游之近战法师

游戏 | 蝴蝶蓝

主要讲述了一个超级武者却在学校当体育老师的顾飞,在学生推荐下玩起了网游,但却错误 ...

正文

首页 小说中心 A-AA+ 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手机

             

第三百一十二章 赶紧睡吧

网游之近战法师 by 蝴蝶蓝

3-1 17:31

听了韩家公子的话,云中暮和蓝易周身上下都散发着鄙夷的光芒,尽最大努力摆出了一个不屑一顾的表情,浓浓地互相鄙视着。

    “如果一起撞到银月,你们谁动手啊?”韩家公子望着这二人。

    “废话,当然是我,老子不远……呃,不远三小时从月夜城过来的,容易吗我。”云中暮说。

    “你还知道这不是月夜城啊?识趣的话就放老实些,银月先由我们来杀!”蓝易说。

    “哈哈哈哈!说实话我真不想坦白,别以为银月真就那十二人!这位兄弟!!”云中暮重重拍了韩家公子的肩膀一下,“他们都是云端城过来的,一共有千人之多,敢问你老兄到底有多少人手?”

    “你管我有多少人啊!”蓝易嘴上如此说,心里却挺惆怅。他也是从银月一到白石城就注意上的,当然知道银月并不孤独。而他当然是没有云中暮那四千多人的大背景,昨晚那些兄弟已经差不多是极限,再多也多不到哪去。失去了昨晚的机会,坦白说如果单靠他们的力量,想追杀银月颇具难度。

    但是,出自月夜城的玩家姓格就是丢命也不能丢面子。此时当然不可能嘴软,继续和云中争辩着。他身后的兄弟们此时终于站不住了,纷纷找座坐下,对蓝易说:“大蓝你忙你的,我们先睡会啊!”说完一个个趴倒就睡。

    “靠,睡毛啊,起来给老子干仗!”蓝易过去揪人。

    “哎呀别闹了,困死了,你俩随便吵两句,累了就也睡吧!”这边兄弟明显也和云中暮的弟兄一个心态,认为两人就是打打嘴仗。

    “靠!”云中暮和蓝易又是异口同声。

    “我说你俩,别吵了!”韩家公子说话了。

    “艹,你算个什么东西!”蓝易当然是要敌视韩家公子的,看韩家公子要做和事佬,先骂一句再说。

    蓝易敌视韩家公子理由很充分。因此韩家公子也没生气,淡淡地说:“我的意思是,你俩出去单挑吧!我这里有一个绝妙的主意,如果你们是打死不肯合作,那我只能向一方提供了。”

    云中暮想都没想立刻哈哈一笑:“韩家兄弟,这还有说的吗?当然就是我了。我就不和那小子打了,人现在也是当打老大的,当着这么多弟兄的面,给他留点面子吧!你什么计划,快说吧!”

    这话其实也挺客观。云中暮是盗贼,蓝易是法师,单挑的话法师对付盗贼相当困难。但蓝易此时岂肯退让,轻蔑地扫了云中暮一眼说:“你不会是怕了吧?”

    云中暮回脸望他:“孙子,给脸不要脸,非要老子收拾你啊?”

    “谁收拾谁还不一定呢!”

    “别他妈嘴硬,我是可怜你,想给你留点等级,我们杀够了银月你还能去捡了渣。”

    “想留等级的是你吧?怎么?老大当久了,开始珍惜自己啦?你他妈不会是下个银月,关键时刻就跑路吧!”

    “我艹你妈,你死吧!”云中暮好像是受到了人世间最大的侮辱,本就熬夜已经通红的双眼像是要滴出血来,拔出匕首,一个疾行就直朝蓝易扑去。

    骂归骂,闹归闹,打起架来月夜城的玩家的手底可都不含糊。敢向云中暮这个盗贼叫板,蓝易倒不是为了光嘴硬,心里还是有点把握了。一看云中暮冲来,空手一伸,口中默念了一句什么。

    “啪啦”一声响,云中暮连人带着一张板凳摔翻在地,他这还有些茫然呢,蓝易可没放过这机会,法杖一扬,又是一句吟唱,一道闪电从屋顶正中云中暮脑袋,正是电系法师的第一个技能:雷电术。蓝易居然也和顾飞一样不走寻常路,选择了少有法师选择的电系路线。

    他的雷电术伤害自然不能和顾飞相比。挨了一下的云中暮倒没大碍。飞快从地上爬起继续冲来。

    只是刚才一摔却是打断了潜行,此时冷却尚不可用,云中暮的速度有所衰减。蓝易充分运用这屋中的结构,在桌凳之间绕来绕去,一等技能冷却结束就给云中暮一个雷电术。像火球术、连珠火球这些发动速度不比雷电术的,全都弃之不用。

    云中暮那个火啊!这样左转右转围着桌子兜圈的追赶,他空有敏捷方面的优势,却无法发挥出最大速度,迟迟追不上蓝易。这雷电术劈到身上,更会让整个身子麻木停顿一下,如此下去绝对不是办法。

    云中暮不在傻追,开始踢开板凳推开桌子,一边追一边准备清出大片空地,让蓝易逃无可逃。

    此时是游戏冷清时段,酒馆里除了他们两帮加韩家公子再无他人,蓝易四下自由翱翔,云中暮追在后面一边被雷劈一边当搬运工,锲而不舍。

    “狗曰的,魔防不低啊,挨这么多下还挺精神。”蓝易一边继续周旋一边嘴上说道,他已经雷电了云中暮有四下。

    “放心,足够追上你的,你小子等着后悔没多生两条腿吧!”云中暮充满自信。

    如此这一场在屋里打得乒乒乓乓,着实是热闹了些,韩家公子看得高兴,双方那些趴桌睡的兄弟却相继被吵醒,睡眼惺忪地看着眼前局面,怔了怔后才反应过来,纷纷跳起身来掏着家伙:“我靠,真要打啊!”

    此外还有人非常不满地道:“要打早打嘛,干嘛挑现在,困死了。”

    “就是就是!”附和的人居然不少,都是一边说话一边打呵欠的主。

    双方的小弟互相凝望着,韩家公子都已经拿着他的酒瓶和酒杯缩到角落,给他们腾开地方,双方却迟不见打。

    所有人恐怕都有这种经历。在极度需要睡眠的时候,任何事都无法勾起你的兴趣,尤其这种睡得正香被打断的,此时一定只有一个愿望:把该解决的事赶紧解决,接着睡。

    而此时想快点解决眼前的事,却只有一个办法。只见双方玩家同时出手,蓝易的兄弟们揪住了蓝易,云中暮的同党拉住了云中暮。

    “别打了别打了,有什么好打的,有这力气不如睡一会啊!”

    双方各揪着自己老大回归己方座位。

    “放开我!”云中暮咆哮着,“让我干了他。”

    “干我?你他妈还有多少生命啊,我一雷劈死你!”蓝易说着扬手就要再放个雷电术,结果竟然被自己人把嘴堵上,死活给按了下去,再不让他说一个字。

    这边云中暮遭受的待遇也差不多,被自家兄弟强行给架了回去,硬生生按到了板凳上:“睡吧睡吧!大爷的别闹了!留着力气对付银月。”

    月夜城的玩家pk时没有上去帮手,反而是在劝架,如此诡异的场面,在急需睡眠的历史条件下终于是发生了。睡觉的诱惑是如此之大,要不怎么人类的三分之一时间都会花费在睡觉上呢!

    揪回了云中暮,又怕他再跑,两个战士一左一右,一人拽了他一条胳膊,跟着就拿这胳膊当了枕头,铺在桌上倒头就睡。

    云中暮哭笑不得,使劲挣脱:“妈的放开我。”

    两人鼾声如雷。

    “艹你大爷的,老子不上去干了,行了吧!”

    胳膊被悄然释放,云中暮很无奈地抽回,看了对面的蓝易一眼。蓝易的情况和他差不多,也是做了如此保证后才被自家兄弟放开。两人互瞪了一眼后,都狠狠鄙视了自己兄弟一下。

    “妈的,一帮饭桶!”云中暮骂道。

    “睡睡睡,睡死你们!”蓝易说。

    这时韩家公子又端着酒杯飘然而至了:“两位,既然打不出个结果,那就简单点,石头剪子布吧?”

    “哼,敢吗?”云中暮轻蔑道。

    “你他妈傻啊,这有什么不敢!”蓝易起身要过来,却被身边兄弟警觉的兄弟抓住。

    “放手,没听见吗?石头剪子布。”蓝易骂了句,这才得以释放。两人走到酒馆正中,互相蔑视着。

    “孙子,不要仗着敏捷低就故意慢出哦!”云中暮说。

    “你不要自己手贱出太快了,完了怪我慢出输了不认才好。”蓝易说。

    “他妈的,慢出赢了还有理了不成?”云中暮说。

    “你白痴啊,我是法师,我出手快得过你吗?你他妈的慢着点,别到时说我赖。”蓝易骂。

    “你他妈到底能出多快,先告诉我!”云中暮火道。

    “两位两位。”韩家公子也有些受不了这二人了:“这样,别出拳了,一人找张纸写了,我帮你们看还不行吗?”

    “就这么定!”二人说着各自拿纸笔写去了,末了小心翼翼交给韩家公子。韩家公子也没犹豫,当场翻过来展示。

    “哈哈哈哈!”云中暮大笑:“一剪没,阉了你个孙子。”云中暮写得是剪刀,而蓝写的是布,胜负立盼。

    蓝易运气不济,再无话说,窝着火退回去了。

    “韩家兄弟,是什么计划,说给我听听吧!”云中暮心情大好,对韩家公子说话也亲近了许多,一边还继续用挑衅的眼神蔑视着蓝易。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银元]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上一页

热门书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