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游之近战法师

游戏 | 蝴蝶蓝

主要讲述了一个超级武者却在学校当体育老师的顾飞,在学生推荐下玩起了网游,但却错误 ...

正文

首页 小说中心 A-AA+ 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手机

             

第三百一十三章 交给我们吧

网游之近战法师 by 蝴蝶蓝

3-1 17:31

两人的争吵终于由一场石头剪子布划上了句号。虽只是孩子游戏,但愿赌服输这点气节蓝易还是有的。此时坐回本位,闷声不说话,任内怒火将自己燃烧。

    “韩家兄弟,啥计划快说来听听吧!”云中暮催促韩家公子。

    “是这样。只为银月这么一个区区小人,你弄这么大排场着实不值。咱们这么多人为他这么一个家伙搞得你死我活,太令人不爽了。”韩家公子说。

    “的确如此,你有什么好办法?”云中暮一边点头一边问。

    “这样。你,就带人在白石城这边的骑士营地留守,而我们公子精英团会负责在今天晚上上路之后,把银月挂了送回给你们。”韩家公子说。

    “这……这不妥吧?”云中暮怔道。他不是怀疑公子精英团的能力,而是怀疑这些人的处境。好说是一起出来任务的同伴,在这过程中向银月下手,这千名玩家会怎么看待他们六人?难道眼前这家伙不知道这事的严重姓吗?

    “呵呵!”韩家公子知他心意,淡淡地道:“放心,我们会暗中下手的。”

    “这个……能行吗?”这一次,云中暮是有点怀疑他们的能力。因为以银月之狡诈,肯定会抵防着这些和他有隙的仇人。随时可至的黑砖,他们都想得到,何况银月这种就擅长拍黑砖的家伙。暗中下手,说来容易,银月会给你暗中的机会吗?

    “这些就不用你艹心了,信得过我们的话,就劳你破费了。”韩家公子说。

    “破?破费?”云中暮不解。

    “大哥,我们可是佣兵团,你不是不懂规矩吧!”韩家公子很无奈地望着他。

    “靠!”云中暮霍然起身。他当然不是不懂规矩,只是没想到韩家公子会和他谈到这矩规。在他心目中,朋友之间互相帮忙是应该的,谈钱实在是有辱感情。如他这等直爽豪迈的纯爷们,那是一定要视钱财如粪土,把交情摆在第一位的。

    刚刚对韩家公子生出的一点好感此时已经烟消云散。云中暮望着眼前这笑脸,只觉得十分十分地令人鄙视。果然没看错,这人太讨厌了,绝非我辈中人。云中暮如此想着。

    “不过看在都是朋友的份上,我们不会要你高价。”韩家公子说。

    “不必了。”云中暮面容冷峻,“既然是生意,咱们就不要谈交情了,该是多少就是多少。”

    “云老大是痛快人。”韩家公子饮酒,起身,“事成之后,你会收到我的报价单。”

    “不需要定金吗?这不合规矩吧?”云中暮淡淡道。主动提出定金的雇主绝对异类,此言饱含云中暮深深的讥讽。

    “那个不必了。云老大的人品勉强还是靠得住的。”韩家公子说。

    勉强靠得住……云中暮握拳。

    韩家公子笑了笑:“各位没什么事了,洗洗睡吧!我先走一步。”韩家公子又买了若干瓶酒打包带走,趾高气扬地准备出门,临去前又望向蓝易一眼,问了句:“你那个技能,是心灵传送一类的吧?”

    蓝易一怔,没有回答,韩家公子已经出门。倒是云中暮又瞪了过来:“小子,你刚才耍诈了?”

    “放屁,都是游戏里的技能,你输了不认啊?”蓝易反骂。

    “谁输了,他妈的谁输了?”云中暮吼。

    “不服再来啊!!”

    骂声又起,酒馆里是永无宁曰……

    韩家公子出来就再不想这事了。这计划无需什么安排,此时云中暮他们是要继续找着银月蹂躏两下,还是放任自流专等晚上骑士营地外轮x都无所谓,对韩家公子他们要做的事影响不大。

    晚六点过后,云端城的玩家们陆陆续续上线,齐集白石城北城门口。一条蜿蜒的长队自地牢方向也在朝这边移动着,是纵横四海刚刚从地牢中提出了[***]份子托德正朝这边过来。

    队伍最前亲押托德的会长无誓之剑意气风发。这已经是过了两个主城了,任务已经过五分之二,似乎还没遇到什么大麻烦。人员伤亡基本可以忽略不计。最大的损失,还是开始过山沟时胆怯没敢跟来的。

    公子精英团的六人混在佣兵玩家中,仔细地搜寻着什么。

    看来看去,却都只是轻摇了摇头。

    “看到银月了吗?”频道里几人互相问着。

    答案全是否定的。

    众人都已从韩家公子那里得知他们揽下了帮云中暮送银月回白石城的任务,对这差事他们都是乐意之致。有顾飞这样的强力火力和其他几人的精妙配合,公然干掉银月不过几秒钟的事,保证神仙也难救。只是迫于舆论压力,行事需得小心谨慎。

    几人询问公子有何计划,得到的答案是四个字:见机行事。

    现在“机”还没来,却连银月都找不到了。

    “放心,他肯定混在人群里。不乘这时候离开白石城,那他真是不想活了。”韩家公子肯定地说。

    银月的确混迹于纵横四海的队伍当中。这一天可苦了他了,从早上一直熬到了现在,就在城里漂啊漂的,稍有点风吹草动就能惊出一身汗。一直熬到晚间任务继续,这家伙和几个兄弟悄然摸到了地牢处。不出他所料纵横四海的人是在这里集合的,银月和无誓之剑打了招呼后,就混在他们队伍里同行了。

    银月没有向无誓之剑透露他此时的处境。因为他明白得很,他和无誓之剑交情尚浅,无誓之剑决不可能认为他银月比整个纵横四海的利益还重。如果银月的对手只是几个小毛贼,无誓之剑肯定仗着人多势众帮他出头;如果知道对手是十会联盟,那他肯定毫不犹豫地把银月当烫手山芋扔了去。

    银月此时的心思,就是想混在纵横四海的人群中悄然留出去,毕竟在几百人中要找某个特定的人还是很难的。怕只怕十会联盟的人破釜沉舟,为了对付他银月不惜和云端城的千人众叫板。

    十会联盟的爷们是绝对有这个气度的,所以银月十分担忧。一旦十会联盟叫板,估计这架还是打不起来,无誓之剑一定痛快地把他卖了。所以银月此时是有两手准备,先跟着人群混混,一定发现有大批人出来叫板,那么立刻再来一声“兄弟们上啊!”,然后趁乱开溜。

    所以城门临近时,银月也愈发紧张起来,不住地四下张望。可是除了城门下候着他们的云端城佣兵团一行人,再无其他大规模团队的迹象。一直到跟着队伍出了门,离开城门许久,银月所以为一定会出现的人却一直没有现身。

    就这么没事了?银月诧异万分。云中暮为了杀他都特意追到白石城来了,他不信对方会这么容易放过自己。可此时他们在哪呢?就算没有公然露面,恐怕也在暗中留意着自己的举动吧?

    一想至此银月更是缩在人群低头弯腰努力拌消失。只是这样并非长久之计,得想办法确认一下是否有这么一些讨厌的尾巴。虽然已经很久没有睡觉,银月的脑袋倒还没有失去灵光,他原想嘱托一位兄弟假装掉队,去途经的练级区佯装练级,以此观察一下是否有追兵。但一想如果对方是潜行的盗贼暗中相随的话,此时恐怕就在你身边你也不得而知。

    不过这可难不住狡诈,或者说机智的银月,略想了想后,立刻找上了纵横四海会长无誓之剑。

    “无誓,好像有人在暗中跟着我们!”银月很是严肃地说。

    “哦?什么人?你怎么知道的。”无誓之剑连忙问道。

    “我一个兄弟!”银月开始虚构了,“有点急事不能游戏了,刚刚回城下线的路上,看到有人在向途经练级区里练级的玩家打听我们的去向,然后就奔着我们的方向来了。”银月说。

    “是吗,那现在他们这些人呢?”纵横四海问。

    “不知道,我那兄弟有急事,告诉了我这一声后也没跟着看究竟,赶紧回城去了。”银月很遗憾地说。

    “肯定不是什么好事!”无誓之剑说着,连忙把领导核心倒影年华和风行都招了过来。

    倒影年华听闻这个消息,立刻问道:“确定是玩家,不是npc?”

    “npc?npc没必要还向玩家打听我们吧?”银月说。

    “玩家……玩家暗跟着我们干什么?”倒影年华也开始沉思。

    “可能看我们这么多人聚在一起,好奇我们想干什么?”风行猜测。

    “最好是揪出这些人来问一问。”银月说。

    “嗯!先不要走了消息,队伍就这么继续前进吧,我来安排一下。”倒影年华说。

    “就这么办!多谢银月兄弟了。”无誓之剑拍拍银月。

    “客气,过来就是帮忙的嘛!”银月揉着通红的双眼笑了笑。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银元]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上一页

热门书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