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游之近战法师

游戏 | 蝴蝶蓝

主要讲述了一个超级武者却在学校当体育老师的顾飞,在学生推荐下玩起了网游,但却错误 ...

正文

首页 小说中心 A-AA+ 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手机

             

第三百二十一章 以退为进

网游之近战法师 by 蝴蝶蓝

3-1 17:34

说话的人是所有佣兵团长中最沉默,但大家又都盼着可以和其多交流的一位:紫晶佣兵团的团长落落。

    重生紫晶的会长是七月,一般行会旗下的佣兵团团长都是由会长兼任的。不过也有例外的,比如纵横四海的四海佣兵团的团长就是由倒影年华担任。重生紫晶也是这种例外,佣兵团长是由落落来担任的。

    在座的领导阶层只有两个姑娘,一个是落落,另一个是顾小殇。但落落显然比顾小殇要有内涵,因为人家佣兵团旗下可全是姑娘。如果有玩家企图在游戏中建立后宫这样不朽的丰碑,和一个姑娘团的团长打好关系显然是很有价值的。只可惜落落在几次团长们开会时都很沉默,大家发言她都是默默地听着,让人找不到和她攀攀关系的机会。

    因为落落心里也很清楚,她们的佣兵团会受邀,只有一个原因:细腰舞。如果没有这个强人,她们佣兵团从实力上说基本属于云端城下流,唯一特别的地方仅在全是姑娘的组成。但如果这也会成为受邀理由,那基本就是行军还带慰安妇的下流思想。

    如果照落落的意思,这种团长会议叫细腰舞来就行了。只可惜每次通知碰头开会时细腰舞都不知钻哪玩去了,这姑娘实在是太随姓了。

    此刻,在涉及到银月不见了的问题时,落落突然抛出了她在团长会议上的处女句。

    “哦?”无誓之剑没敢怠慢,连忙问道:“他去哪了?”

    “我不知道。”落落摇了摇头,“我们就看到他跑去树下挖草,然后乘人不注意就躲到树后去了,再然后,就没见他回来。”

    “他搞什么?”无誓之剑疑惑。

    “不知道呀,难道不是你们有事让他去做的吗?”落落反问。

    “没有啊!”无誓之剑很纳闷,嘟囔着“要走也不说一声”,很是不满地还是给银月去了一条询问的消息。

    所有人都为此感到疑惑的时候,韩家公子却在一边温吞吞地笑着。落落也正给他来了消息:“这样就可以了?”

    “可以了。”韩家公子回道。

    “接下来呢?”落落问。

    “接下来,如果没人主动假设的话,只好由我亲自出马了。”韩家公子这条消息刚刚发回去,已经有一位佣兵团长跳了出来:“难道眼下这些是银月这家伙在搞鬼?”

    “银月说他挂回白石城了!”无誓之剑皱眉。

    银月挂回去已经很久了,在用静坐与云中暮等人消耗时,他心中已经盘算出一个如何面对被自己抛下的兄弟和企图利用的纵横四海的剧本。他准备书写一段不想让自己的私仇拖累了兄弟和朋友,独自一人慷慨赴死的可歌传奇。只有这样,他孤家寡人的处境才有可能转机,才有可能从困顿中解脱。

    要做到此点,首先不能主动。为了兄弟做出了牺牲,但下一秒就把这事通知了每个人,这怎么看也是在哗众取宠。所以一定要等。等他们发现自己不见,着急来问时,自己云淡风清地简单说两句,才能让自己的形象高大全。所以这段时间,银月一直在琢磨着怎么不露破绽地突出形象。同时也在着急:大爷的,怎么还没人注意到我不在呢?

    此时终于有人注意到了,但是,却很不是个时候。

    越是混乱的时刻,越是会出现无数的契机。只可惜,此时的银月完全不知道这边的情况,而韩家公子却一切看在眼中,再于是,一个非常恶意的波脏抹黑计划就此生成了。

    银月悄然离开,他自己想出了一个华丽的解释。

    而韩家公子,却结合眼下的形势,也给他做出一个解释。更要命的是至此韩家公子还一句话都没有说过,只是充分利用已发生的一切资源,于是有人自然而然就被引导上钩,替他说出了他想说的:银月的悄然离开和眼下的局面有关。

    银月的计划是以退为进,但问题是现在他退了,却没人跟进。他刚刚非常随意地对无誓之剑说“不好意思,他挂了”后,无誓之剑就再没回他消息。银月真是急死了,这无誓之剑怎么还不来问“怎么会挂”呢……

    他当然不知道此时他挂没挂的问题根本不是无誓之剑关心的范畴,他也在琢磨着银月的离去和眼下困局的关系。

    在座的团长之间也起了争执,正方认为银月必然与此有关,反方此认为应该无关,理由是银月自己佣兵团的兄弟还在呢!

    “哼,扔下自己兄弟跑,他又不是第一次了。”有人冷嗖嗖地说。

    樱冢月仔!

    韩家公子真是很满意,什么都用不着他来说。

    “你怎么会知道?”有人问樱冢月仔。在座的和银月交情不深,银月过往的劣迹有人问起时,他都是如在地牢时的那一番推脱之词,让大家对他很是唏嘘同情。

    “我怎么知道?”樱冢月仔冷笑,“路过月夜城时你们就没打听打听?那里谁不知道?”

    所有人怔了怔,又和银月没啥特别交情,谁会路过月夜城时还专门打听一下银月的事啊!

    于是樱冢月仔添油加醋如此一说,以他的猥琐,这添油加醋的浓度可是相当高。银月几乎已是古往今来天下第一恶人。尤其他的故事中最让人恶心的弃了媳妇还给媳妇抹脏,一旁的顾小殇第一个跳起来了。银月不在无处发泄,只能把矛头指向了无誓之剑:“我靠,这样的垃圾货色你找来干什么?云端城人都死绝了吗,你非要弄这么个人来。”

    “我事先也不知道啊!”无誓之剑苦笑。

    可怜银月还孤独地坐在白石城的骑士营地等无誓之剑来关切地询问他是怎么死的。

    韩家公子终于在这个时候开了次口:“这事是不是有银月参与倒也未必,或许他只是发现有危险,所以想闪,结果被人拦下干掉了而已。”

    这才是真正的以退为进!!

    这点罪行似乎看起来不及银月布下埋伏设计众人来得深重。但问题是这事本就不是银月做的,更不在韩家公子的掌握之中,给银月栽这大脏他根本没能力背。所以适时地退上一步,指出银月可能就是怕死想跑而已。

    此罪虽不深重,但却很真实,银月的人品至此已经被刻画到极点了。

    而韩家公子的目的也终于达到。

    把陷阱包围的事栽脏给银月,就算成功,也不过是帮银月多树了些敌人,这没必要,因为只是云中暮那一伙人已经足够修理他了。而如今的借题发挥,却是把银月的人品在一个很合适的时候暴露给了大家。等所有人静下心来回头再想,会发现说到最后,有关银月大家只谈出了一个主题:这家伙是个渣。除此以外啥也没有。

    而韩家公子需要的就是这个,至此,银月所有的希望已经被截断了。无誓之剑给银月回的消息:“挂了?”

    等了半天的银月狂喜,却还在装姿态:“没什么。”

    “哦,挂得挺远的吧?”

    “嗯,骑士营呢!”银月淡淡地道,心中则在疾呼“快问吧快问吧,问我死了这么久怎么还在骑士营吧”。

    结果无誓之剑来消息更冷淡:“时候不早了,正好洗洗睡吧!”

    银月木了。遗憾地是他没有主动出击的机会,以退为进的弊病就在于此,他更不知道的是,无誓之剑说完这话已经飞快地删了他这个好友,银月再想出什么计划想忽悠时,一个陌生人可是联系不到云端城的大会长的……

    “咳……”无誓之剑处理完这边后,发现大家还在深深继续鄙视着银月的人品。他觉得自己和银月刚才交流的几句真是漂亮,情不自禁也加入到了大家的鄙视当中。

    “喂喂!”最后终于是倒影年华忍不住了,“别说那垃圾了行吗?我们现在怎么脱身啊?”

    “咳……”所有人回过神来。

    “继续耗下去只是浪费我们的时间和精力,我们得尽快出了树林才行。”倒影年华说。

    废话……所有人默道,这谁还不知道吗?

    “所以……”倒影年华刚要说出他的计划,突然听到那边玩家群中传来一声惊叫。

    “又他妈谁踩陷阱了?”无誓之剑起身朝那边张望。

    “有盗贼!有盗贼在我们旁边!!!!”那边玩家群中传来一阵喧闹。

    “已经要开始进攻了吗?”所有团长精神一振,纷纷起身。

    正面冲突他们并不怕,他们一直担心地就是对方就扔了陷阱在这消磨他们。此时竟然开始进攻了,这很好,真的!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银元]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上一页

热门书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