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游之近战法师

游戏 | 蝴蝶蓝

主要讲述了一个超级武者却在学校当体育老师的顾飞,在学生推荐下玩起了网游,但却错误 ...

正文

首页 小说中心 A-AA+ 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手机

             

第三百二十六章 人质计划

网游之近战法师 by 蝴蝶蓝

3-1 17:37

樱冢月仔的提议的确够猥琐,让周围不少玩家都替他感到难堪。但猥琐的办法总是有奇效,君不见水深在听了这话后也是勃然变色,不由自主地哆嗦了一下吗?虽如此,但他很快调整安慰了自己:“放心,这是不可能的,系统有禁制的!!”

    系统的确有这方面的禁制,也是在当初暴力事件后第一次回炉再造时进行过的调整。所以在平行世界中,主动脱光当个露阴癖没问题,想作歼犯科搞强歼那就是有技术障碍的。不过也别以为这样你就可以当一个自由自在的变态露阴狂,这种变态行径系统也是严密的监视的。

    这比现实中警察捉小偷可容易多了,只要一经系统监视发现,立刻对帐号进行毁灭,该玩家身份也会登上黑名单,而且游戏公司表示还会保留向司法机构起诉的权力。一旦接到其他玩家投诉,你的麻烦就会由虚拟转移向现实了。

    因此游戏开放至今,除了不成熟的第一天外,再没发现过此类事件。

    此时水深不住地拿这些规则给自己加油打气,保持着满不在乎的状态。再其观包围他的这些玩家,显然有些一筹莫展,水深再度露出惬意的微笑。

    无誓之剑也是实在忍不下这口气,老拳一挥砸到水深脸上,而他身后的其他玩家也飞速地让开一条道,水深刷一下就被砸飞出去。

    拴在他脚上那条绳无誓之剑早从战无伤手中要了过来,此时亲自掌控在自己手中。砸飞水深后迅速用力一拉再度将其拽了回来。

    水深抹着嘴角冷笑:“一点也不疼!”说着重新站起瞪着无誓之剑:“不过这一拳我可记下了……”

    “还威胁我!”无誓之剑大怒又想来一拳,不想一左一右突然有两只手同时搭到了他肩头,说的话都是一样:“算了吧!”

    无誓之剑停了手,向左看完向右看,左边是顾飞,右边是漂流。这两个人现在也在互相对看,显然对于对方出来阻拦都比较意外。

    顾飞是一直在场的,漂流却是刚刚不知从人群中的何处钻了出来。水深眯眼瞅了他一下后笑了:“漂流是你,怎么着?流浪到云端城去了?”

    漂流点了点头:“我倒不知道你什么时候跑到这城来了。”

    “已经有一段时间了。”水深说。

    所有人看看这个,看看那个。无誓之剑本来想问漂流为什么在林荫城有认识的人在之前却没吱声,结果两人持续的对话很快解答了这个问题——漂流不知道水深在林荫城。

    漂流虽是五小强级别的法师,却是最最普通的那类。在这种情形下他是不可能像顾飞一样站在最外围的。顾飞三下五除二揪了活口回来,这事亲眼目睹的其实也就是处在这个方位的玩家,其他人都是听口头传播的。一边议论一边还要继续严密注意他们所监视的方向。漂流也是在听到水深的名字后,这才离开了他们那个区域跑到这边来了。

    “你们是朋友?”无誓之剑皱着眉望向漂流。

    事有利弊,是朋友,朝好的方面想当然是也许水深卖个人情就放他们过了;往坏的方面想,当然是自己碍于漂流的情面,不太方便难为水深。

    结果今天真不是纵横四海的什么幸运曰。这边漂流淡淡回道:“算是吧~”这种口气可见二人肯定没啥交情,另一边水深则是看穿无誓之剑心思,冷笑道:“再熟的朋友也没用,一帮兄弟跟着我混,我不能只对自己有交待。”

    无誓之剑又想挥老拳,结果是顾飞劝道:“算了,打他也没用,除了出气也解决不了什么问题。”

    “哼,这位兄弟还算有点脑子。”水深对顾飞印象还是不错。

    “先想办法突围吧,这家伙没用直接砍了算了。”顾飞继续说。

    “靠,你好毒啊!”印象直转而下。

    无誓之剑沉思了下,扫了水深一眼后说:“这家伙看着也算是个够义气的。他既然这么替他的兄弟着急,他的兄弟难道不得承他这个情?拉到前面朝他兄弟喊话,威胁一下。”

    “幼稚,真是相当的幼稚。出来跑,这种情况才在意料之内。我们行会早就有约定,不可能因为任何人放弃整个团队的利益,包括我自己在内。不信你们就试试吧!”水深泰然处之。

    “去吧!”无誓之剑挥手。

    结果他的身边是顾飞,没搭理他这下,转身走了,显然是不爱做这事。水深看在眼里哈哈大笑:“这位兄弟有姓格啊,哥们欣赏你!”

    无誓之剑号令顾飞,结果不从,很没面子。却也无法发作,只好又招呼了几个自家兄弟去干这事。临去前又把水深牢牢缠了几圈,无誓之剑紧握绳头,这才放心地让他被带走。

    此时倒影年华指挥着箭阵团还在暴射,水深被押上前后,火力暂熄,纵横四海的人开始按照老大的吩咐喊道:“树林里面的人听着,你们的老大现在在我们手上。立刻放下武器,解除陷阱,离开森林,否则就去复活点接你们老大吧!”

    一遍喊罢,没反应。

    “再喊一遍,数十秒!”无誓之剑说。

    “数个屁啊!要杀赶紧,罗利啰嗦。看你这会长就知道你这行会没前途。”水深不耐烦起来。

    无誓之剑没理他,亲自来到前沿:“树林里的人听清楚了,我现在数到三,如果不照我们之前说的话做,就先砍了你们老大现在从新来玩。我现在开始数!”无誓之剑看来是也有些不耐烦了,刚才还说数十秒的,到这当口临时也改成三了。

    “一!”无誓之剑吼道。

    没反应。

    “二!”再吼,还是没反应,无誓之剑已经缓缓举起他的巨剑。

    “三!”一声喊罢,无誓之剑巨剑挥下。他绝不是恐吓,这法子他本就没抱太大希望,反正就是死马当活马医。既然没用,那就直接砍了水深,反正水深死与不死己方都是这情况,杀了他也算出口气,涨涨士气。

    “等等!!!”

    就在剑要劈到的当口,树林里突然传出一声。

    无誓之剑眼睛一亮,不过劈下的剑却也没收。这不过一记普通攻击,无誓之剑没强到普通攻击也秒杀的地步,原是想多砍几剑的。现在对方终于出了声,那就砍了这一剑后就没继续了。

    “谁喊的等等!!!”水深反倒是第一个怒了。

    某棵树后转出一人,模样是个法师,望了一眼这边被无誓之剑揪着后领拎在手上十分狼狈的水深,表情露出几分痛苦。最后目光转向无誓之剑:“我们解除陷阱,放了他吧!”

    “你他妈喝多了?我们是怎么约定的!!!”水深吼道,“管我干什么!!!”

    那人却看都没看他,只是望着无誓之剑。

    无誓之剑脸上露出胜利的微笑:“够情够义,真是一帮好兄弟。任务完了,大家未必不能交个朋友。请吧!”无誓之剑示意。

    那法师一挥手,树后转出数名弓箭手开始解除陷阱,看身法便知技术极是熟练。

    无誓之剑四下扫了两眼后,目光极其冷酷,冷冷地又甩了一句:“我说的陷阱,是所有的。”

    那法师什么也没说,不过显然是在频道里发了消息。不大会,无数树后转出弓箭手开始解除陷阱,人数之多让云端城的玩家很是大吃一惊。

    不算视线受堵没有见到的,就眼下目力所及,怎么也有两百人吧?纵横四海在发展行会等级上已是尽最大努力了,目前也不过五级,总人数750。相信对方顶多也不过这个程度。这种情况下行会竟然有两百多弓箭手,而且全部转职潜伏者,这职业平衡未免有些太离谱了吧?而且看他们忙碌的模样,似乎每个人不只下了一个陷阱,难道每个潜伏者不是只能布一个陷阱吗?

    众人惊叹的功夫,这些潜伏者已经忙完了手头的事。拆掉陷阱站立一旁,静静地注视着云端城的玩家们。那法师望向无誓之剑开口说话:“好了,放人吧!”

    “白痴,你们这帮白痴。”水深对于兄弟仗义相救似乎又是气愤,又是感动,埋着头不住地念叨着。

    “月仔,去看看吧!”无誓之剑示意。

    樱冢月仔点头上前,就近走了一圈细细盘查了一番后转身点了点头:“没有陷阱。”

    无誓之剑非常满意。这种胜利在握的感觉实在太好,他忍不住又要显示一下自己的气派。很是潇洒地朝对方一笑道:“还要打听一下,林荫城具体应该朝哪个方向走?”

    “那边。”那法师指了一个方向。这方向正好是刚刚樱冢月仔盘查过的,无誓之剑放心地点了点头。“谢谢。”心情愉悦的情况下,无誓之剑的派头更是十足,礼貌地回了一下后说:“等我们离开,自然会放了水深兄弟。”

    说完调整了下队伍,已经准备朝那方向前进。不想突然有人从队伍里走出,懒洋洋地挥了挥手说:“等等啊!”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银元]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上一页

热门书评

返回顶部